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管理培训 / 贩卖“执行力”

贩卖“执行力”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8日 企业管理培训

现在有一些人打着“执行力”的招牌写书,以“执行力”为牌子拼命的搞管理培训赚钱,那么,这些贩卖“执行力”的人是张瑞敏吗?是万隆吗?不是!因为张瑞敏、万隆等人是亲自拯救资不抵债的企业起死回生、扭亏为盈、从小到大、走向辉煌的杰出企业家。

哪些贩卖“执行力”的人中,有哪一个人是真正的企业家?有哪一个人具有“亲自拯救资不抵债的企业起死回生、扭亏为盈、从小到大、走向辉煌”的经历呢?没有。因为他们压根就不是企业家,压根就不知道企业管理是怎么一回事儿。

他们贩卖的“执行力”是什么?我并不关心。因为我只知道我曾经担任双汇集团董事会首席顾问和执行董事多年,亲眼见证、亲身经历了双汇集团从资不抵债的小型肉联厂成长为年销售收入几百亿元、利税几十亿元的全过程,至少在我亲身经历的这么多年里和这个过程中,我的朋友万隆董事长没有讲过什么“执行力”,在我们每年无数次的企业决策会议和管理会议上,无论是万隆还是我,也从来没有提到过“执行力”这个词。

张瑞敏提到过这个词吗?至少在海尔从资不低债到实现年销售收入1000亿元的过程中,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张瑞敏说过这个词。

被全世界公认为杰出企业家中的杰出企业家的杰克-韦尔奇先生说过这个词吗?我更是从来没有听说过。

为什么那些根本就算不上企业家的人到处贩卖“执行力”,而那些“亲自拯救资不抵债的企业起死回生、扭亏为盈、从小到大、走向辉煌”的优秀企业家却用不着“执行力”这个词呢?这是因为在真实的企业管理中,“执行力”是一个伪问题。

首先,从实践上来说,如果一个企业没有实现自己的盈利目标,发生亏损了,究竟是决策管理失误造成的还是执行力造成的呢?答案是唯一的,只能是决策管理失误造成的,而不可能是执行力造成的。比如,去年粉业公司亏损7000多万元,原因是什么呢?只能是决策管理发生了重大错误,而不是执行力有问题。

去年粉业公司的执行力很强,干得很欢、很投入,对决策的执行简直达到了疯狂的程度。但是,由于领导人的决策是错误的,所以执行力越强,危害越严重,损失越巨大!由于去年的一系列市场决策和促销政策决策都是极其错误的,所以去年大家干得越欢,执行力越强,公司遭受的灾难就越大,亏损就越是巨大,死亡的速度就越快!

其次,从理论上来讲,现代经济学的第一个基本假定,就是人的本性是“自利”的。所谓“自利”,就是无论是老板还是雇员,都是为了“自身的利益”而工作的。由此就产生了企业管理学的第一个基本假定,就是企业管理是一种博弈,是一种老板与雇员、管理者与被管理者之间的博弈。在企业经营管理这场博弈中,老板不是神仙,必然会犯错误;员工不是雷锋,当老板或上级犯错误时必然会钻“空子”。什么是“钻空子”?就是所谓下级“耍滑头”,不认真执行老板或上级的管理指令。这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如果不是这样,还会产生所谓的企业管理吗?还需要所谓的企业管理吗?无论是企业管理的实践还是企业管理的理论,都不过是在这种博弈的基本事实基础上得以存在和发生的。

所以,从博弈理论的角度来看,老板希望员工成为雷锋,能够自觉地坚决地执行上级的指令,这是梦想、妄想和空想!只要你的决策管理有失误、有空子,人家就一定会去钻这个空子,就会发生所谓“执行力不强”的问题。因此,所谓“执行力不强”,永远只是现象,而且永远只是假像!其真实的本质只能是老板和上级决策管理失误,只能是老板和上级无能!而不能责怪下级和员工缺乏执行力!

退一万步来说,无论老板或上级的一项指令或管理决策正确与否,那么如果这项指令或决策、或下达的工作任务完成得不好,执行得不力,原因究竟是什么呢?究竟是老板(上级)的管理决策失误造成的,还是下级的执行力不强造成的呢?答案仍然是唯一的,只能是老板(上级)的管理决策失误造成的,而不可能是下级的执行力不强造成的。所以,要想让下级和员工钻不成空子,要想让下级和员工认真做好工作,坚决执行你的决策和指令,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不要犯决策错误、不要犯管理指标漏项的错误、不要犯考监督核机制形同虚设的错误、不要犯责任追究缺位和奖罚不当的错误!如果你犯了这些管理决策错误,下级当然要钻空子,当然会不认真执行和落实你的决策指令!

作为老板和上级,你必须明白这样一个极其简单的事实和道理:下级和员工执行力不强,一定是上帝对你决策管理失误的惩罚,一定是你必须为自己管理决策无能所付出的代价!

如果一个总经理不能认真执行董事会的正确指令或任务,那通常是我们董事会的人事决策发生了失误,用错了人,而不是执行力的问题。

如果干部和员工没有完成工作任务是因为不知道工作目标,不知道量化到自己头上的具体责任指标,那一定是关于建立量化责任指标体系的决策发生了遗漏或决策失误,而不是执行力的问题。

如果干部和员工没有完成工作任务是因为没有人对量化到他们头上的绩效责任指标进行严格考核,那一定是公司关于对绩效责任指标考核的决策管理发生了重大失误,而不是执行力的问题。

如果干部和员工没有完成工作任务是因为虽然对量化到每个人头上的绩效责任指标进行了严格的考核,但是却没有人根据考核结果进行及时的硬约束奖罚,那一定是公司关于责任追究的管理决策发生了重大失误,而不是执行力的问题。

在真实的企业管理中,理念正确与否是问题,决策正确与否是问题,绩效责任指标与管理标准是问题,对绩效责任指标和各项标准的考核是问题,根据考核结果追究责任实施奖罚是问题,建立责权对称的管理机制是问题,唯独执行力不是问题。因为这些问题解决了,就不存在执行力这个问题了;因为无论是执行无效率,还是乱执行,还是不作为,都不是执行力的问题,而一定是理念的问题、决策的问题、责任指标体系的问题、监督考核的问题、责任追究的问题。

如果离开了理念、决策、责任指标体系、监督考核、责任追究等等基本的企业管理问题,执行力还有意义吗?

我们要解决的问题只能是理念、决策、责任指标体系、监督考核、责任追究等等具体的企业管理问题,而不是好象很重要的抽象的“执行力”这个伪问题。

企业管理中真实存在的问题是什么呢?只能是理念、决策、责任指标体系、监督考核机制、责任追究机制等等具体的问题,只有这些真实的具体的问题才能独立存在。只要把所有这些真实的独立存在的具体问题解决了,企业就一定能够实现自己的管理和发展目标。这与执行力有何关系呢?把这些真实具体的企业管理问题解决好了,根本就不会发生和存在“执行力”的问题。

“执行力”伪在哪里呢?伪在它根本不能独立存在。不能独立存在的就是假的,不能独立存在的就是伪的。伪问题就是事实上并不存在的问题,或者说它只是一种表面上的假像,在实质上却是并不存在的东西。

“执行力”这个伪问题也可以被人贩卖,也可以用来赚钱,这说明了什么呢?这只能说明有需求就有供给,有市场就有产品。愚昧也是一个很大的市场,“执行力”这个伪问题就是用来满足愚昧市场需求的一种“产品”。

企业管理咨询市场中确实存在着一块不小的愚昧市场或需求,为这块愚昧需求或市场提供伪管理咨询服务的机构和产品便会应运而生。上世纪九十年代,位列行业三甲的年利润上亿元的实达电脑公司以数以千万元的代价凭请外国洋管理咨询公司为其提供管理升级咨询服务,两年咨询服务期满后,公司竟然由盈利上亿元转变为年亏损数千万元。这说明了什么呢?这说明为愚昧市场提供伪管理咨询服务产品的机构不仅中国有,国际上也不少。

如果一个企业花钱接受了伪管理咨询服务和产品,那绝不能埋怨人家欺骗了你,只能怨你自己愚昧。因为什么是伪劣管理服务和产品?如何认定?由谁认定?这不仅在中国的法律体系上是空白,而且在发达国家的法律体系上,也都是处于法律空白状态的。法律比较容易界定自然科学技术的真伪,但是却无法界定管理咨询的真伪,这就是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技术与管理的一个本质的重大的区别

既然有法律空白,就会有人钻法律的空子。所以管理咨询业假劣货肯定不少。

企业家群体也是由普通人组成的,犯一些愚蠢的错误也是难免的,产生某些愚蠢的需求也是非常正常的。正因为如此,决策失误、公司亏损、甚至公司破产的事情屡见不鲜。并且作为愚昧市场的一个组成部分,在企业家群体中也是客观存在的。正因为如此,那些贩卖伪劣管理咨询服务和产品的人就天天在琢磨着那些愚昧的企业领导人在想些什么问题,他们有什么愚昧的需求,以便向他们贩卖自己制造的伪劣管理咨询服务产品。

那么有愚昧需求的企业老板与韦尔奇、张瑞敏、万隆这类聪明的企业家都在想些什么呢?他们的想法和需求有些什么区别呢?

那些贩卖伪劣管理服务产品的人发现:愚昧的企业家在公司业绩不理想时,在企业发生问题时,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决策有没有失误,不是自己的管理有没有漏项,不是自己是不是不作为和乱作为,而是在想如果自己的部下和员工能够积极地坚决地执行自己的指令就好了!既然你有这种愚昧的想法和需求,于是就有假劣企业管理专家向你贩卖他们制造的“执行力”这类伪劣管理服务产品。

韦尔奇、张瑞敏、万隆这些聪明的杰出企业家在想什么呢?

用韦尔奇自己的话来说,他时刻在想“如何帮助员工实现自己的梦想”。所以,他在做出企业管理决策时、他在制定管理制度和政策时、他在下达任务和指令时,不仅想到了公司的业绩目标,而且也考虑到了“如何帮助员工实现自己的梦想”。而员工在工作时,则不仅是在为实现公司的业绩目标而工作,同时也是在为“实现自己的梦想”而工作!当他们意识到自己是在为实现自己的梦想而工作时,他们能不认真努力、勇往直前吗?那些贩卖“执行力”一类伪劣管理服务产品的人还能够在韦尔奇那里找到需求和市场吗?显然是不可能的。

张瑞敏想的是什么呢?张瑞敏说:企业管理永恒的主题和难题,就是如何公平公正地对待员工、如何公平公正地处理问题。你对我不公平公正,你的决策和管理不公平公正,你处理问题不公平公正,我就不满意,我就不高兴,我就没有积极性,何来所谓“执行力”呢?张瑞敏在企业管理决策中,致力于公平公正的对待员工、致力于公平公正地处理问题、致力于做出公平公正的决策,自然就形成了“快速反应、立即行动”的海尔公司氛围,成为海尔人的工作作风。那些贩卖“执行力”一类伪劣管理服务产品的人还能够在张瑞敏那里找到需求和市场吗?显然是不可能的。

万隆想的是什么呢?绩效责任指标硬约束!你的工资奖金高与低,多与少,绩效责任指标说了算,请你看着办!你的职务高与低,权力大与小,绩效责任指标说了算,请你看着办!你的岗位保留不保留、你的饭碗保不保,绩效责任指标说了算,请你看着办!收入能高能低、职务能升能降、岗位能设能撤、人员能进能出,一切由绩效责任指标完成情况说了算,由实实在在的数据说了算,六亲不认啊!昨天你还是年薪百万元的大型肉制品工厂总经理,今天可能你就下车间成为月薪千余元的杀猪工!灵敏得很啊!在绩效责任指标硬约束管理机制下,还有人去偷懒吗?还有人敢去不作为吗?还有人敢去胡作为吗?难怪在中国肉类行业,双汇人以拼命三郎而著称!那些贩卖“执行力”一类伪劣管理服务产品的人还能够在万隆那里找到需求和市场吗?显然是不可能的。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