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管理培训 / “骂”和“赞”出来的领导艺术

“骂”和“赞”出来的领导艺术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8日 企业管理培训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序列中,有一支部队被誉称为“万岁军”。这就是陆军第三十八军。1950年10月19日,三十八军作为首批参战部队,投入抗美援朝作战。10月25日,该军参加第一次战役,奉命集结于文明洞、仓洞一线及其以北地区,准备单独围歼伪八师于熙川。但由于过于谨慎,加之这是我军入朝后首次与敌接触,对美伪军火力强、反应灵、机动快的特点还不大适应。在美空军的严重威胁下,部队行动迟缓,未能及时赶到指定位置。加上情报不准,误认为熙川附近有美军黑人团,拖延了发起攻击的时间。致使伪八师在自己眼皮底下逃之夭夭。

11月13日,志愿军司令部召开作战会议。彭德怀在充分肯定了各军的战绩之后,话锋一转,便点到军长梁兴初头上:“可是,有的部队出现的问题不是由于没有作战经验,而是拖拖拉拉,执行命令不坚决,我要批评三十八军了,梁兴初到了没有?”

“到!”梁兴初应声起立。众人的目光一下子转向梁兴初。

“你梁兴初胆大包天!”彭总声若洪钟,巴掌拍得桌子山响,“老子让你们打熙川,你们说熙川有黑人团,什么鸟黑人团,纯属自己吓唬自己!”

梁兴初脑袋“嗡”的一下大了。三十八军打过多少险仗恶仗,在四野提起梁兴初哪个不说是虎将?彭总当着这么多人骂他,太窝火了。

彭总仍毫不留情:“都说你梁大牙是铁匠出身,是一员虎将,我彭德怀还没领教过。什么虎将!我看你是鼠将!一个黑人团就把你给吓住了!你他娘的临战怯阵!”

志愿军副司令员邓华站起来打圆场:“三十八军还是主力嘛,来日方长……”

彭总气恼地一挥手,“什么主力?主力个鸟!”

梁兴初热血冲顶,再也按捺不住了。你可以骂我梁兴初,但不能瞧不起三十八军,长期以来形成的部队荣誉感促使他霍地一下站起身辩解。看梁兴初不服,彭德怀更火了:“你梁兴初还不服气?你打的不好,我就是要骂你的娘!”

几天后,三十八军召开了党委扩大会议,军长梁兴初、政委刘西元带头做了深刻检讨,会议认真总结了第一次战役的教训。军党委随即作出。

第二次战役很快打响。此役彭总采取诱敌深入战术,牵着“牛鼻子”将美九军、美一军和南朝鲜伪一军共7个师2个旅引过清川江、大同江以北地区,力图全歼。

11月25日,三十八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德川美军发起进攻,激战一昼夜,歼敌3000余名,缴火炮156门,汽车218辆等。德川的胜利,为第二次战役西线打开了缺口,为志愿军穿插敌后,达成整个战役部署提供了先决条件。

此时,志愿军司令部里,彭德怀正在焦急地等待着三十八军的消息。在我军正面战场4个军的猛烈攻击下,美军3个师已全面溃退。能否关上“闸门”,堵住潮水般溃逃的敌人,就看三十八军了。

焦急的彭德怀,在大榆洞作战室里不停地转圈踱步,口中不时地骂着“娘的急死人!”

一一三师连续14小时急行军145华里,于11月28日7时,终于赶到了三所里。指战员登高北望,不远处从军隅里到顺川的公路上烟尘滚滚,马达声响,溃退下来的敌人正逃向三所里,先头离三所里只有几百米了。

滴嗒…滴嗒…志愿军总部的报务员听到了一一三师的电台讯号。彭德怀、邓华等人一下子围到电台前。

“我部已到三所里”。

见到这短短几个字,彭德怀紧锁着的眉头,一下子舒展开来。他说“立即给一一三师回电,务必不惜一切代价和牺牲,坚决堵住经三所里南逃之敌!给三十八军发报,命令其主力迅速向一一三师靠拢……”

阻击战异常惨烈,占领山脚阵地的三三七团三连,最后与敌人展开肉搏战,一次杀伤敌100余人,全连打的只剩下8人,阵地一度被敌人占领。三连长杀红了眼,带领最后7名战士向敌人发起反冲击,硬是把50多名美军赶下阵地。

11月28日下午,该师三三五团三连在松骨峰的阻击战,打的十分壮烈。敌人组织18辆坦克、几十门榴弹炮和32架飞机猛烈轰炸,经过“炮犁火耕”之后,敌2000多名步兵集团冲锋。三连子弹打光了,就用枪托、刺刀、石头与敌人搏斗,全连100多人全部壮烈牺牲(20多年之后才发现松骨峰战斗活“烈士”李玉安)。战后,这个连的阵地上,枪支完全摔碎了,机枪零件扔得满山都是。烈士的尸体,保留着各种各样的姿势,有抱住敌人腰的,有抱住敌人头的,有掐住敌人脖子把敌人摁倒在地上的,和敌人倒在一起烧在一起。有一个战士,手里还紧握着一个手榴弹,弹体上沾满脑浆,和他死在一起的美国鬼子,脑浆迸裂,涂了一地。还有一个战士,牺牲后嘴里衔着敌人的半块耳朵。魏巍的报告文学名篇,描写的就是这场战斗。

第二次战役,三十八军在西线首先打开突破口,而后勇猛迂回穿插三所里断敌南逃后路,阻击表现神勇,对整个战役胜利起了关键作用。该军取得毙伤俘敌11000余人,烧毁和缴获汽车、坦克1600多辆,炮300余门的辉煌战果。

第二次战役接近尾声。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处草拟了一份战役西线战况通报。

作战处长丁甘如拿着电报来到彭总办公室。彭总审签后,丁甘如把电报交给参谋,参谋刚出门,彭总又把电报要了回来,提笔在电报末尾加写了“三十八军万岁”6个字。

彭总兴致勃勃地告诉邓华、洪学智:“我加了三十八军万岁,你们看,好吧?”邓华说:“彭总,这样不好吧?”

洪学智说:“彭总,不这样写好。”

彭德怀听后,以坚定的口气说道:“打得好,就是万岁嘛!发了吧,发了!”

于是,一封彭德怀亲自签发的嘉奖三十八军的电报,便飞向朝鲜前线志愿军各个部队。“万岁军”的美称迅速传遍前线阵地。

彭老总表面上没有什么领导艺术,但是,他却是一位具有高超领导艺术的军事领袖。彭德怀的骂娘,是“激”,表扬是“励”,加在一起就是激励。我看,现代领导艺术光讲“励”而不讲究“激”还是不幸的。

向彭老总致敬!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