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PE西迁:地方政策门槛较低 各自为政多头管理

培训讲师谈管理:PE西迁:地方政策门槛较低 各自为政多头管理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3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最近,许多PE(私募股权投资)企业都变成了“候鸟”,哪里环境好就迁到哪里。不久前,由于天津提高了资金门槛,导致一大批PE企业心生离意,而敞开怀抱迎接他们的,则是政策优厚的新疆。地方和地方之间、地方和国家发改委之间,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政策差别?

“PE之都”整顿PE

过去的天津滨海新区,可以称之为PE的乐土。

在国家发改委的鼓励下,天津滨海新区分别于2006年、2008年、2009年出台了《天津市促进现代服务业发展财税优惠政策》、《天津股权投资基金和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公司(企业)登记备案管理试行办法》、《天津市促进股权投资基金业发展办法》等文件,在税收和设立条件等方面给予投资者很大的优惠,鼓励私募股权投资在天津发展。

“一直以来,天津滨海新区因其‘先行先试’的条件在制定PE监管政策上有较大自由度。”北京市道可特律师事务所主任刘光超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据刘光超介绍,滨海新区下属的经济开发区、高新开发区、生态城、东疆港、塘沽、于家堡商务区等均可注册PE机构。除此之外,天津市内也有南开区、河东、河西、武清等注册区域,各个注册区域可以根据自身发展情况制定相应的门槛。

在自由的政策下,天津迅速发展成为“PE之都”,大批PE在天津生根发芽。天津工商局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底,天津累计登记注册股权投资基金企业2396户,注册资本高达4409.51亿元。有PE人士估算,仅天津滨海新区空港保税区就聚集近500家PE基金。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地方政策风云突变,在天津滨海新区这个昔日的“热土”上,PE从业者们突然感到一阵“凉意”,几个月时间内,天津的PE就少了20多家。

由于部分PE实缴资本过低等原因,天津政府部门决心规范现有股权投资市场,迫使一些不规范的、规模小的基金退出市场。2011年7月,天津市发改委等5家有关部门联合发布了《天津股权投资企业和股权投资管理机构管理办法》(675号文件),并于2011年9月1日起正式实施。675号文件规定:“股权投资企业出资人中每个机构投资者最低认缴(出资)1000万元人民币,每个自然人投资者最低认缴(出资)200万元人民币。”

表面看上去,只要以自然人身份出资就可以只认缴200万元,但天津这次“玩真的”,对自然人出资人身份进行了严格排查。

根据675号文件的要求,自然人投资人在向股权投资基金出资时,还须向管理人和托管人提供由金融机构出具的200万元(含)人民币以上自有金融资产证明。

“大部分出资人对透露个人信息十分敏感,不愿提供资产证明,但以机构投资者身份出资1000万元又不太现实。”天津PE人士王阳(化名)吐槽道。

“通常PE的注册资金为200万元。所以1000万元的实缴金额,对于一般PE企业无疑是一个很高的门槛,可以说是一般PE企业的‘噩梦’。”刘光超表示。

新疆的热情和诚意

随着“门槛”的提高,许多中小型的投资企业不得不向西部“迁徙”,寻找相对宽松的环境。而新疆,则是一个完美的落脚地。当天津开出了1000万元的“天价”时,新疆则以200万元的低门槛表达着对PE的热情欢迎。

除了资金门槛低之外,经新疆金融办备案的PE基金均可被纳入当地支持中小企业服务体系,享受国家西部大开发各项税收优惠。算下来,PE企业所得税和出资人个人所得税税率分别为大约15%和16%,低于国内其他省市的25%与20%。

“近两年来中西部欠发达地区对PE行业的政策支持力度明显加大,较大的优惠政策正在吸引大量基金落户于此,而对于PE机构自身发展而言,由于在东部沿海地区面临较大的竞争压力,向中西部拓展也成为其重要的发展战略。因此,可以预计,未来将有更多PE基金进驻中西部地区。”刘光超解读道。

截至去年12月,新疆股权投资类企业增至337家,其中新注册基金达250家,疆外迁入的基金87家,管理资产超过800亿元。“要说不动心那是不可能的。”王阳说。

“也许新疆对许多行业而言过于偏僻,但对PE来说却是个好地方。”王阳对记者说,市场越不饱和的地方,需要开发的项目越多。新疆有很多风电场和太阳能电厂,矿产资源也很丰富。这些给投资者创造了绝佳的投资环境。

王阳还表示,对PE这种轻资产企业而言,换个注资地并非麻烦事。“新疆允许PE基金不在当地办公且提供一年以上的免费注册场地。因此,即使迁到新疆,我们可以在北京、上海、天津租办公室,想在哪里办公都可以。”

各自为政的监管

两个省份的PE准入门槛如此大相径庭,这是否符合国家规定?刘光超无奈地表示肯定。

根据国家发改委《关于促进股权投资企业规范发展的通知》,募资规模5亿元的股权投资企业需要在国家发改委备案;不足5亿元的则在省级人民政府确定的备案管理部门备案。

“这显然就是对地方政府部门在PE准入中的一个‘放权行为’。所以地方政府在现在国家没有法律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可以设定资金门槛。”刘光超解释道。

刘光超还向记者透露了“放权”背后的故事。据介绍,PE的监管问题自1995年至今一直没有明确的规定,虽然曾几次上报国务院,然而一直没有通过法律的形式明确体现。因为没有得到国务院的批准,所以发改委出台的规定也处在一个“尴尬”的境地,造成了发改委和地方各自为政的局面。

据介绍,除新疆外,湖北、湖南、内蒙古等地区为吸引PE前来落户,也纷纷给予PE较低的注册门槛及诸多政策优惠。据其分析,未来将会有更多PE基金进驻中西部地区,整个PE行业区域发展不平衡的状态将有所缓解。

“对于国家和地方对PE监管的各自为政,从根本上来说是因为国家没有成熟完善的配套法律制度,导致地方政府得不到明确的指引,国家发改委又对其中不足5亿元的项目放权给地方,从而造成了多头管理的现象。”刘光超指出。他同时还表示,目前关于规范PE监管的声音也越来越高,相信未来中央和地方各自为政的现象会逐渐减少并最终得到相应的规范。

标签: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