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柳传志、施振荣、徐少春布道“中国式管理”

培训讲师谈管理:柳传志、施振荣、徐少春布道“中国式管理”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3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柳传志、施振荣、徐少春布道“中国式管理”

柳传志(中)、宏碁创始人施振荣(右)、徐少春布道“中国式管理”

徐少春:西方的股权非常分散,完全是一个经理人控制的公司,这种模式还需要验证。

柳传志:通过股权分配,让联想变成没有家族的家族企业,然后制订详细的目标进军消费和现代服务业,决心在2014年整体上市,其间让杨元庆自掏腰包回购联想集团8%。这一系列举措,都是给我退休后的联想找到主人。

施振荣:柳董事长的安排只解决了一部分问题,但没有解决所有问题。控股上市以后,上市公司的所有权又是谁,如果是政府,政府是谁?政府等于社会大众,政府的股权是全民拥有的。因此,在这种形式下,在欧美,家族企业有一个信托机制,尽量让经理人长期稳定。只要这个企业继续成长,像杨元庆这样的企业主人持有的股权依然会被稀释,像H P的创始人一样。

上个世纪末,只要谈到管理与管理学,人们就自然地会谈到泰罗、德鲁克、马斯洛等西方的管理学者。曾一度,在很多企业家的办公书架上摆满了这些西方管理学家的书籍。西方发端的股份制企业,职业经理人制度,成为公司治理的经典。

如今惠普,雅虎,诺基亚犯下的一系列决策性错误,让西方公司体系里最重要的职业经理人制度正在遭遇挑战,IT教父柳传志、施振荣,金蝶董事会主席徐少春三大商界领袖在广州向本报布道“中国管理模式”。

柳传志强调,HP、诺基亚在大变革时代迟钝,都是因为没有“主人”,而联想控股整体上市,让杨元庆回购联想股票,股份达8%,一系列举措都是解决企业的“主人”问题,柳并不看好原教旨主义的西方职业经理人制度。

台湾施振荣已经经历过权杖交接,因“挑战人性的弱点”传创业伙伴不传子,在华人商界传为美谈,他指出,柳传志的做法,只解决了第一步。

金蝶第一代创业者徐少春先后委任过两任CEO,全面向服务转型,接受专访时表示希望全公司持股,而这,并不容易。

惠普、雅虎、诺基亚为董事会的愚蠢买单

李艾科,惠普前CEO,2010年10月就任惠普CEO,2011年9月被解雇。他被解雇一点都不意外,李艾科在任期间让这家全球最大的PC公司股价狂跌了一半。可谁选择了李艾科,李艾科被董事会选为CEO时,没有一个董事见过他———惠普的董事会一再做蠢事成了众矢之的。《纽约时报》称惠普董事会是“企业史上最差的董事会”。

事实上这不是惠普董事会犯的第一个错误了。柳传志在接受本报专访时多次以惠普为反面教材,历数企业“没有主人”的危害。据柳传志介绍,当年HP两个创始人去世以后,他们的后代把公司的股票全部卖掉,这个公司就变成独立董事的公司。“独董的意思是个人跟公司没有直接利益关系,我代表股民还看管好公司的财务。”然后就把卡莉引进来,花了300亿美元并购康柏。“除了独董,剩下的都是小股东,说话没有力量,如果企业有主人,花这样的巨资并购,一定是心疼坏了。”

后来马克赫德上台,这是联想的强劲对手,让HP业绩大为起色,也压制了戴尔。“可仅仅因为绯闻方面的事,仅仅两万多美元的报账问题就把他炒了。而向赫德的个人赔偿就要4000多万美元。然后HP就再难找到像赫德那样优秀的人。”柳传志表示。惠普董事会的这一举措,被甲骨文总裁评为“苹果开除乔布斯后最糟糕的人事决定”,气得小股东联名要告董事会不负责任。柳传志认为,正是惠普董事会的一系列愚蠢决策,直接导致惠普今天混乱的局面。

雅虎最终成为“大龄剩女”亦与董事会有密不可分的关系。2010年,微软开出了超过450亿美元的要约试图收购雅虎,当时其董事会因为无法达成一致而最终拒绝了此项要约。如今,雅虎的市值还不到220亿美元。雅虎董事会上月初突然开掉了CEO巴茨,尽管也给了1040万美元遣散费,但后者第二天就破口大骂雅虎董事会戏耍了她,是“一群蠢货”。

雅虎董事会并没有让巴茨的预言落空:没过几天,媒体就曝光了他们一边发誓绝不出售雅虎,一边却偷偷地跟潜在买家接触。知名评论员洪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曾表示:“Yahoo的问题实际上在董事会。自从Yahoo被G oogle超越之后,Yahoo董事会就缺乏战略眼光,缺乏长远规划,更多是一种跟着股东情绪走的短期行为。”

事实上,诺基亚这个全球最大手机厂商的没落,董事会亦难辞其咎:频繁的更换高管,对经营的过多干预,让管理层没办法放开手脚做出果断明智的决策,而这个行业又是竞争如此激烈的行业。

柳传志认为,这是股份制企业经常遇到的一个问题,董事会里有一批独立董事,而缺少类似家族企业里那种真正的大股东代表。这些独立董事的任务是努力看住企业不要违规,不要侵犯国家和股民的权益。在这方面,做得尽职尽责、无可挑剔。但另一方面,却没有人能为企业的生死存亡承担责任,也没有人为企业设定长远战略,树立发展的愿景。这样的企业,会无可避免地丧失掉曾经的竞争力,遭到淘汰。

CEO的私心和短视往往误了企业前途

两年过去了,联想已经远离悬崖,并坐上PC市场全球第二的宝座,但柳传志依然对洋CEO的短视给联想曾带来的危险念念不忘。柳传志向本报记者透露,联想在2008的时候摔个大跟头,既有金融危机的因素,也跟职业经理人有很大的关系。“当时的职业经理人阿梅里奥关心的是他在这5年的任期内,扬名立万或者在股价高的时候让他的期权能够变现,使个人资产有所积累,这种行为就有可能是短期行为,对联想的长远发展有害无利。”

柳传志称,当初联想在并购IBM PC后已经看出趋势,个人电脑增长量高于企业用户增长,IBM PC主要卖给大的企业客户,不卖给个人消费,买到IBM之后一定要补上这块短板。这就需要从卖商业PC向卖消费PC的研发方向和供应链改造。“整个改造大概需要8亿美元,时任CEO的职业经理人就按兵不动了,他更关注公司的业绩表。”新兴市场发展得快,理应奋力抢新兴市场,但当时CEO没有重视这块。“新兴市场的打法是不要利润,就要份额。这样的话,业绩表又会不好看,但是,公司如果当时真的有主人的话,我会代表股东站出来说话,我一定有这样的要求(长期投资)。”

尽管兰奇曾在宏碁创造过辉煌的业绩,但宏碁创始人,前董事长施振荣坚决地将他换下,而施振荣也曾是兰奇背后的强有力的依靠,让兰奇在宏碁内部一路蹿升。兰奇曾靠杀价抢市占率冲到全球前二,一度超越戴尔。iPad来袭后,施振荣多次提醒兰奇,宏碁应该重启“企业再造”,过去的成功方程式已经不管用。但兰奇坚持己见,认为PC业依然是走规模化道路,不愿在软件研发上多投资。导致今年宏碁业务出现大规模亏损。宏碁不得不火速换将,而兰奇也于上月转投联想。施振荣在接受本报专访时意味深长地表示,希望兰奇在联想能融入东方文化,而不仅仅是从西方的角度看问题。

在金蝶的中国管理全球论坛上,柳传志详细介绍了自己给联想找到“主人”的路径。在2010年的时候,通过一系列股权置换,解决联想控股的主导权问题;通过股权分配,让联想变成没有家族的家族企业,然后制订详细的目标进军消费和现代服务业,决心在2014年整体上市,其间让杨元庆自掏腰包回购联想集团8%。“这一系列举措,都是给我退休后的联想找到主人。”柳传志强调。

“我认为家族企业是能够世代相传的,但是它有它的问题,比如是不是真的能够任人唯贤,能够让更好的人进入到领导层中,家庭里面会有矛盾。我们希望联想后边的传承像家族企业那样能够传承,但是要有一定的机制保证,我们并不是一个家族企业,但是能够像家族企业一样传承,这就是股权结构的引进。”柳传志的观点是,家族企业也有着家族企业的好处,例如“全情投入,团结奋斗,甚至可以不计报酬”,这是柳传志在专访中多次提到的“主人翁意识”。

然而,全世界家族企业的平均寿命不到30年,其中30%能够生存到第三代,只有10%能够“活”过第三代。而破解这一魔咒的关键所在,则是家族企业能否顺利完成新老交接。

西方管理模式遇瓶颈,或应考虑中西合璧

“中国大陆的企业和西方企业相比,我们还处于第一代企业家的时代,比如任正非、王石、马云等,随着历史不断演进,十年二十年之后,一代企业家的权杖会交到第二代企业家身上。如何激发接班人的积极性,除了精神上的,一定要有物质的保障。”还处于第一代创业家的徐少春已经看到这个问题,“西方的股权非常分散,完全是一个经理人控制的公司,这种模式还需要验证。”

徐少春认为,过去的30年,中国通过对东西方先进管理经验的模仿,涌现出一大批跨国集团,让“中国制造”遍及全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30年间,中国一直在模仿,从未超越过西方经济体的范式。从欧文的人事管理,到泰罗的科学管理,再到西蒙的决策管理,聪明的中国人信奉的“拿来主义”让中国企业找到了药方。但渐渐地,在中国土壤上孕育的企业渐渐尝到了药性的反噬,中国企业领导人意识到仅靠“拿来主义”,是不行的,只有“中西合璧”,才能找到适合中国企业的管理模式。

施振荣对于柳传志的公司归属解决办法有不同的看法,“柳董事长的安排只解决了一部分问题,但没有解决所有问题。控股上市以后,上市公司的所有权又是谁,如果是政府,政府是谁?政府等于社会大众,政府的股权是全民拥有的。因此,在这种形式下,在欧美,家族企业有一个信托机制,尽量让经理人长期稳定。只要这个企业继续成长,像杨元庆这样的企业主人持有的股权依然会被稀释,像HP的创始人一样。”

徐少春指出,金蝶目前是千人持股,徐少春希望未来另外的9000人都能持有公司的股票,跟公司共同成长。施振荣认为这样的设想并不容易,“以宏碁为例,上市前员工都很珍惜自己的股份,愿意跟公司共同成长,上市以后,家里人要买房、买汽车、要消费,就逐渐变卖掉。创始人理想中希望员工长期持有公司的股份,但是到真正上市以后,有太多的原因,员工需要卖掉股票,像兰奇还不是把他的股票卖得一干二净。我正在设计一种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标签: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