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管理培训 / 钢材市场的迷局

钢材市场的迷局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8日 企业管理培训

“三大钢”的涨盘与中小钢厂的跌盘

据相关汇总的信息,在8月中下旬,宝钢、鞍钢和武钢先后出台了9月份的价格政策,其主流产品价格基本开出了幅度不同的“涨盘”,其中鞍钢在热轧产品上开出了“平盘”,令市场较为关注。

宝钢9月份主要产品价格是在8月7日和8月11日分批出台的:钢坯价格以稳定为主;线材产品吨价上调了300至400元不等;宽厚板产品中,结构钢吨价上调600元,锅炉容器板上调600元,船板上调800元。冷热轧产品吨价普遍上调600元;其中热轧品种钢上调500元。热镀锌、电镀锌、镀铝锌、彩涂板等的吨价也普遍上调600元。在电工钢系列中,取向硅钢价格维持不变;无取向电工钢吨价上调900元。

鞍钢价格政策是8月19日出台的:热轧产品基价不变;冷轧产品吨价上调250至300元;镀锌产品基价每吨上调150元;彩涂产品基价每吨上调200元;中厚板基价每吨上调300元;线材基价每吨上调300元;无缝管基价每吨上调350元。

而武钢的9月份价格是在8月24日出台的:热轧产品吨价上调300至350元;线材吨价上调300至330元;型材价格维持不变;冷轧板卷吨价上调400至800元。

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中小钢厂近日来不断下调出厂价格。据相关资讯机构提供的8月25日当天的钢厂调价汇总信息显示,至少有近20家中小钢厂下调了螺纹线和线材等建筑钢材的价格;还有一些钢厂下调了带钢、管材、中厚板的出厂价。

不同定价加剧市场波动

对于三大钢的“逆势涨价”,市场人士从多个角度进行了解读,其中包括“滞后论”、“托市护盘论”、“上市公司业绩论”等等,看法很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大钢厂和中小钢厂在“定价点位”上很难一致,中小钢厂在市场上行时频繁调价,甚至一周上调几次价格,而大钢厂基于其定价机制却是“谨慎而行”;到市场急跌时,小钢厂“转头向下”,而大钢厂却是“高举杠铃”。总体来说,市场调整总是难以到位。

在“我的钢铁”资讯机构研究人员汪建华看来,三大钢此番调价,一方面是其定价机制的滞后性导致的。大钢厂一般都是月度定价,提前给下游产业一个相对稳定的成本预判,“提前”同时就意味着滞后,与钢材市场的实际运行价格就会有一个“距离”。

如果一个月度中市场价出乎意料地急涨,就会与月度定价之间形成一个“涨幅差”,那么下一月度定价时就会考虑这个补差因素。此次三大钢的定价就不排除这个“补涨”的考虑,但正好碰上钢价暴跌,就使自己处于“聚光灯”下了。
另一方面,也不排除三大钢有维护钢材市场稳定的考虑,不希望市场非理性地深跌下去。一位大型钢厂的销售人士曾对记者说,近期国内钢材下游产业的复苏回暖迹象还是十分明显的,就连一段时期极度“冰冻”的造船业也有了恢复的苗头,所以经济基本面应该说是“可以的”。此次钢价暴跌,只是前期“涨价涨得太急太猛了”。另有分析人士对记者说,三大钢9月份开出“涨盘”,也有保证公司业绩的考虑,不希望下半年再次陷入亏损的境地。不少分析师都注意到鞍钢在热轧上开出的“平盘”,这说明市场可能更认同大钢厂在市场调整之时应更理性地决策,不要客观上给市场一种“无视现实、急功近利”的引导。

此间钢铁市场研究人士俞连贵认为,不论调价出于何种目的,有一点可以明白,不同类型的钢厂在“定价点位”上是不一致的,有些钢厂是“急涨急跌”,抢在市场前面获取“利润和市场份额”;有些钢厂是“少跌慢涨或追涨”型的。总之,都在追求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这就很容易形成钢厂利益的一种“接力赛”,再加上中间环节的“推波助澜”,市场调整的有效性就会打上折扣。

“西本新干线”信息中心负责人盛志诚也认为,在钢材市场的暴涨暴跌中,钢厂的“推手”作用是不容忽略的,有时候钢厂的大幅涨价是“压塌市场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市场价格下跌时,又容易出现钢厂价格与市场价倒挂的现象,换言之,就是钢厂凭借其资源、资金、定价等方面优势,把一部分市场风险转嫁给了其它的市场参与方。

切莫在“非冰点”市场陷入“冰点”调整

记者在市场采访时了解到,不少市场分析师都认为,此轮钢价下跌,与去年底金融危机“高峰”时的“冰点”状况不可同日而语。

汪建华说,去年底市场感到需求好像“突然消失”了,而这次市场下行时,下游需求是明显存在的。现在的问题在于两个方面:一是供给增长速度与需求增长速度的匹配问题;一是钢价上下调整的“度”的问题,涨价无度必然是降价没有“分寸”。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在最新的一份市场报告中称,在当前中国经济发展企稳向好的形势下,预计后期钢材市场需求仍将保持增长。但钢材市场面临很多不确定因素,如国际经济前景还不明朗,外需下滑的压力仍然很大,国内产能过剩的问题比较突出,钢材市场价格仍将面临波动调整的态势。

据市场人士分析,房地产、汽车以及家电等钢材消费主导市场确实在回暖,而三季度又是传统的钢材消费旺季。与此同时,钢铁产能恢复太快,供求矛盾仍显突出,7月份全国日产粗钢163.48万吨,保持高位;今年前7个月平均日产钢149.67万吨,相当于全年产粗钢5.46亿吨的水平。7月份以来,国内主要钢材品种的社会库存已在上升。由于前期钢价上涨过快,在供求不平衡的基础上,市场就加速“倾斜”。

总体上看,就市场结构而言,目前的钢材市场不应该是“冰点”,只要理性顺应宏观经济的发展节奏和容量,把握好钢铁产能释放的尺度,让钢价理性回归合理的价位,就可避免陷入钢材市场的“冰点”调整。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