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从盖茨和王石看企业家的现代性

企业培训师观点:从盖茨和王石看企业家的现代性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1日 企业培训师观点

来源:价值中国网作者:姚瞬雨

财富的义务

“巨额的财富不仅是一种巨大的权力,也是一种巨大的义务”,盖茨如是说。虽然微软被戏称为软件帝国,但这仅仅是针对其产品的垄断地位而言的;而这种垄断地位几乎都来自于技术优越性和使用的人性化,而不是来自垄断资本主义的掠夺式成长。盖茨在用微软的技术产品迅速改变着我们生活的同时,也用经常性的慈善行为赢得社会尊重。而这并不是大部分的全球性企业所采取的姿态。

随着全球市场环境的成熟和多种多样的经济变革,我们发现一些传统的企业责任(比如长期雇佣和养老)在逐渐消失或者转移到社会整体福利中去,而另外一些得到复兴和创造。总体来看,现代企业履行社会责任与人性关爱的行为总是与慈善捐赠密不可分。尽管建立一个令所有人都满意的价值和观念的社会责任尺度是不现实的,但在社会责任的表现竞争中,企业和企业家往往可以从必须作出选择的令人烦恼的任务中展现自己的个性和魅力;而这种个性与魅力也会深刻影响用户对企业的态度。

盖茨的慷慨捐赠,让我想起了汶川大地震之后沸沸扬扬的万科捐款与王石道歉风波。

“山高人为峰”,这是王石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只不过用在盖茨身上比用在王石身上更合适。盖茨的山是财富,是事业。盖茨没有征服过乞力马扎罗和珠穆朗玛,但他征服了全世界的用户;盖茨没有到过南北双极,但他到达了企业成长和慈善捐赠的极点。

我知道,王石道歉了。而且我知道对于极爱面子的中国人来说,道不道歉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一个艰难的抉择(比如任由口诛笔伐,范跑跑就不道歉)。也许如有些人所说,王石道歉有商业利益的考虑,但是我愿意相信这是他认知的些微转变;不一定“心服”,但首先至少已经“口服”。看过冯仑的《野蛮生长》,就会对这一代中国企业家身上所面临的矛盾挣扎和蜕变的风险感到震惊;尤其王石在创业之初就大胆引进现代企业制度和经理人架构的举动,不能不让人钦佩。

有人说,上海一名普通的退休教师尚可卖房捐赠450万,王石却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极不理智的江湖心态。表面上看,对于王石这样一个张扬个性,习惯于用登山、探险来标榜自己的勇于开拓、不断进取的公众人物来说,即使董事会授权和预算确实只有2百万,他也完全可以用申请追加、申请特殊资金等姿态来表明自己对地震救助和重建应有的心意;确实,董事会批准只是需要时间而已,没有什么是铁板上定钉。

现代性认知

不过我想,王石的表现应该说与中国企业家的现代性认知密不可分。

无论是曾经的欧洲还是美洲,当市场竞争与资本权力发展到淋漓尽致的时候,社会责任被诽谤或嘲弄为一种典型的、已被打碎的、注定要成为历史垃圾的现代束缚,甚至认为现代企业没有社会责任能活得更好。当基于农耕文明的社会责任到了被批判、被毁誉、被拆除的时候,以前的道德标准(一种非现代的道德关怀)所遵循的路径,看上去像一条盲目的小径;而人们仿佛开启了一扇对道德现象进行激进的、破坏性理解的可能之门,似乎工业革命带来的现代性仅仅意味着抛弃和喜新厌旧。

其实,社会责任是人类生活和行为的一种自然特性,而不是需要构思并打上某个时代标签的东西;从产品的用户到企业的旁观者,包括售后服务、环境影响等等在内的社会责任无处不在。

对所谓现代企业制度的简单模仿学习是有害的。中国的企业必须现代化,但是界定了中国人感性的文化、规则和价值判断,内在于中国人的性格之中,与现代英国—欧陆哲学的问题性明显地不同。企业的现代制度、企业家的现代认知和对管理理念的技术理解不能也不可能危及文化的整一性。中国从文化发展的源头处所做出的选择更易于思考差异、变化和生存。而现代西方则更习惯于思考认同、存在和永恒。企业的发展问题应当是在寻求一种思考差异的方式中建筑起来,而不是简单地模仿。

如果企业家缺乏理性能力,他们将不能对外界的刺激和诱导作出正确的反应,从而导致危机。即使他们处理危机的努力很巧妙、富有创造性,也一样会被揭露和传播,尤其在网络时代,任何的声音都很容易被放大。企业家的判断力是必须在市场环境中发现他们自己和企业共同的个性,一旦发现有利于表现和承担社会责任的内容,就抓住这个兴趣并设法贯彻到企业的目标和行为方式中;简而言之,择其善者而从。在这种模式中,企业家对兴趣和表现的追求,将激励他们遵守股东价值和社会责任希望他们遵守的规则,从而实现一个相互限制和完善的过程。

齐格蒙特.鲍曼说:“道德具有无可救药的先验性”。虽然几乎没有什么是毫不含糊的善,但是人大多数的选择会在相互矛盾的冲动面前作出。最重要的是,事实上,每一个行为冲动如果走到极端,就会导致不道德的后果。他还举例指出,即使是关心他人的冲动,当走到极端时,也会导致他人自我的毁灭,导致统治和压迫。对于企业家来说,当企业深知自己的社会影响足够广泛和足够强大的时候,尤其要注意自己的一举一动可能对社会造成的伤害,至少要注意对自己企业可能造成的伤害。

本雅明在提到保罗·克利的名画《历史的天使》的时候这样说:天使的脸朝向过去,在我们理解为一系列事件的地方,他看到的是把废墟重新堆积起来并推倒在他脚下的一次单一的灾难。其实,很少有事件是单一的、缺乏前因和积累的,企业的危机和企业家的认知也是一样的道理;只有对现代性有充分的认知,企业家和他的企业,才能真正地改变世界,如果他想改变的话。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