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管理培训 / 蒋友柏:要做台湾的乔布斯

蒋友柏:要做台湾的乔布斯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8日 企业管理培训

近期,在台湾一项上班族心中“创业标杆”的调查里,蒋友柏排名第三,而前两位是台塑集团创办人王永庆和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人们终于将他的称呼改为——台湾橙果设计公司创始人蒋友柏——蒋介石曾孙、橙果设计公司总裁 蒋友柏
近期,在台湾一项上班族心中“创业标杆”的调查里,蒋友柏排名第三,而前两位是台塑集团创办人王永庆和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蒋友柏创办的橙果设计公司,已经拥有索尼、摩托罗拉、微软和雷诺车队等国际知名大客户。人们也终于将他的称呼改为——台湾橙果设计公司创始人蒋友柏。
他的眉宇之间依稀有中国现代史上那位风云人物的痕迹,作为蒋家第四代中最受媒体关注的人物,他恪遵父训不碰政治,把自己定位为商人。2003年7月,蒋友柏与其弟蒋友常创立了橙果设计公司(DEM Inc.),蒋友柏担任CEO。08年5月,在台湾设计界打拼多年的他,在上海成立了一家设计公司。今年9月初,蒋友柏从台湾直飞北京为他的口述书和随笔召开发布会。
他的人生和事业,正演绎了一个曾是中国最有影响力家族的“去政治化”历程。
蒋友柏的创业史
11岁就到纽约留学,直到5年前,24岁才回国,蒋友柏的语言、思考、装束,都带着强烈的美式风格,浑身上下还有一股叛逆、不在乎的气质。2003年7月,蒋友柏成立专业设计公司“橙果设计”。他邀来英国当红名设计师劢刻羊(michael young)当台柱,自己负责经营与业务。
6年前,蒋友柏与刚从纽约帕森斯(parson)设计学院回来的蒋友常两兄弟,一起创立资本额四百万元新台币的橙果工作室。当时没有经营策略、没有客户,连要做什么都还不知道。 正好一家员工熟识的西门町球鞋店老板要改装潢,蒋友柏便央求说:“我有一个设计公司,可不可以帮你改装,如果不喜欢,就不要收钱!”最后,球鞋店老板还很满意橙果的“第一件作品”。
从为捷安特、雷诺(renault)赛车设计作品,到为摩托罗拉、7-eleven设计的商品一扫而空,“如果把全部客户都说出来,这是会让所有同业呆掉的一份名单,”蒋友柏说。这一连串的大个案,不管是来自服务、还是“蒋友柏”的知名度,让橙果08年营业额推估可望超过7000万新台币,这个数字,比07年之前已经暴增24倍,毛利粗估60%以上,橙果在时尚设计界已是不可或缺的要角。
即使如此,蒋友柏还是保持“作梦也想不到”的纪律生活。晚上10点,蒋友柏才将一对宝贝儿女哄上床,下一秒钟,已悄悄地坐上计算机桌前开始为客户赚进以百万美元计的投资组合。从跟父亲学做投资银行开始算起,蒋友柏在投资金融市场资历已翻滚12年,“我第一笔成功的生意,是做马来西亚的房地产,只花了两个月时间,成交金额2300万美元,抽7%当作佣金。”那年,他只有19岁,纽约大学金融系一年级的学生,就赚进了160万美元。
“很多人都在投资黄金跟原油,但以我的个性来说不适合,因为没有‘历史’可以依循,”蒋友柏强调,自己投资哲学里的“三不”:不玩期货、不玩回收期太长的生物科技、不玩那些20年来起伏超过30%的网络公司,因为大于那斯达克(nasdaq)大盘的9%,风险过高。
“所以我都投资服务业,因为我不愿意跟钱开玩笑。”蒋友柏的神情闪过了一丝冷竣的严肃。对他而言,尽管金融是“主业”,设计是“副业”,但也只是因为营收不同,并不代表蒋友柏的态度有一丝稍懈…
我生下来就是一个品牌
身为蒋家的第四代,从纽约回到台湾,蒋友柏面临很多选择。单凭他的姓氏,甚至就是母亲的国民党中常委身份,他也不难混口饭吃。但他拒绝了所有的帮助,他要从一块对蒋家来说完全空白的领域做起。
蒋友柏自称:“我生下来就是一个品牌,这个品牌从最好到最坏,我都看过,现在它正在慢慢变好。因为这些经历,让我在帮我客户设计和操作品牌的时候,其实我是蛮务实的,因而可以帮他创造价值。”
但不可避免的是,尽管他不愿意利用“蒋家”的名声来做生意,但在公司成立初期,他的客户都是冲着“蒋”字招牌来的。他并不会把这样的生意拒之门外。他心里明白,要做设计公司,名气很重要,谁会相信一个没有实际战绩的公司。
蒋友柏唯一不会做的是和自己家世有关的设计,“刻意不接,我不想要消费我自己的家世,这个是不孝的,不宜的。”
身为蒋家人,蒋友柏从小就被告知有很多事不能做,他有他的骄傲和对家族的捍卫,“蒋这个姓它给我很多关怀,它也是历史的一部分,所以一开始要去敲门的时候较其他人要容易一点,但是慢慢的,我已经三十几岁了,很自然这就是我的一部分,很自然这也是我公司的一部分,我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分割它,但是我也不会特别去利用它。”
“刚开始,我是公司的品牌,现在,公司的名气大了,最大的品牌是我。”他很骄傲这一点。前两年,公司的业务上成功和失败的比例是对半,但每一笔都帮客户赚到了钱。
他最大的心愿是让“橙果”的员工,每个人都能开双B(BMW宝马和BENZ奔驰)、住豪宅、穿Louis Vuitton。张家齐. 加入“橙果”才短短几个月,他的工作是公关。从来没有学过管理,蒋友柏却有信心把设计公司做大,“其实我管公司只有一个方法,就是‘用师者王’!” 蒋友柏一字一句地说道。这是一句古语,意为领导者非常谦虚,尊奉真正贤能之人为老师,才能“王天下”…
我很喜欢当个商人
2006 年那年的业绩好像是6000多万。跟现在比起来算很少了。刚好抵消掉我的花销,所以那一年我是小赔,发不出年终奖来。2007 年我就开始赚钱了,今年,到现在为止,我的获利率跟我的业绩是开公司以来最好的。
我现在的方式很简单,我现在大部分都是年约客户,就是你每个月固定付我多少钱,一年我给你提供多少服务,都是干干净净的。现在我可以随时告诉你我明天多少钱,后天多少钱。在工时系统架构之下我才能去好好规划人事、好好规划成长。
我学东西很快,你是设计师,我不是设计师,但是我一定可以比你设计得好,我一定可以让我的客户选我不选你,我一定要做到这一点才行。在公司为客户设计时,我们很多设计师有自己的想法,我说没关系,十个设计在桌上,我说我来跟你打个赌,他会选这个。然后我会说为什么。每次我都是准的,十次之后,设计师就会跑来问我,老板你觉得应该怎么做?
橙果对我来说很重要,它跟我结合得很深,我是用生命在经营这家公司。投资方面我有其他的合伙人,他们做得很好,我不需要过问。将“橙果”成为华人第一的品牌顾问公司是我的梦了,在自己的土地上不能做好就跳楼自杀算了…… 要做大拇指
2003年7月,他和二弟友常共同成立了台湾第一家拥有国际设计师团队长期进驻的设计公司——橙果设计公司(DEM)。蒋友柏陆续请来了当红的设计师迈克·杨(Michael Young)、前Gucci设计师艾伯特·普切堤(Alberto Puchetti)、日本音乐制作人小宫山雄飞等人加入,这在台湾设计界中,相当少见。一方面要管理这些国际一流人才、与他们合作,一方面要解决客户在创意上的难题,直接切入客户的广大消费者市场。蒋友柏就这样大胆上阵了。8年中,公司曾面临过倒闭的危机,在一次次化险为夷的过程里,蒋友柏在台湾设计界立住了脚跟。
环球人物杂志:当年你只有27岁,怎么请得动这些大师呢?
蒋友柏:比如迈克·杨,得知他在英国时尚界的地位后,我找到了他的电话。我虽然不知天高地厚,但却有行动迅速果决的优点,从此每天给他一个电话,劝他到台湾加入我刚登记成立的公司。那段时间,橙果唯一的业务只有室内装潢,而迈克·杨的专长是概念式的产品设计,我连客户在哪里都不知道。硬着头皮,狂call(打电话)了他6个月,每天一讲就是一小时的电话,最后我用“你的前途在亚洲,而台湾是你最佳的跳板”这个理由把他请到台湾来。迈克·杨真的来了,他跟我一起翻开橙果的第一页。
我一直苦于找不到可以让橙果长久经营的市场定位,突然无意间看到了拿着香烟的右手指,橙果市场的定位应该是“大拇指”。因为与中型客户的内部创意部门比起来,橙果的专业知识一定远远不如他们;在大型企业面前,甚至连专业设计技能也不一定能够超越;就算超越他们,你也不能明显地表现出来,否则还存在恶性竞争。当你伸出大拇指,是不是发现他的起点比起其他四只手指要低很多?但一个人假如没有了大拇指,其他四根指头,就没有办法做抓、捏、拿、弹等动作,橙果的定位就是做大拇指,在各个局面中,掌握“运动方向”…
疑似成功学?
9月初,在中国大陆最具知名度的蒋氏后人蒋友柏踏上对岸的土地,从台湾直飞北京为他的口述书和随笔召开发布会。
两本书的书名都有“悬崖”二字,蒋友柏将其概括为“悬崖学”:“它只是一个概念,每次你把后路断掉,往前走会更有冲劲。有些时候就是因为太安逸,做事情做得不是很扎实。”这样的“悬崖学”来自他的人生经历:全家离开台湾是一个悬崖,失掉了“王子”的特权和第一家庭的生活;父亲离世又是一个悬崖,要承担责任寻找人生目标,成立设计公司,创业的种种艰难,每一次蒋友柏悟出的东西都被记录进了自己的书,甚至看上去很“心灵鸡汤”。
大众关心蒋氏的沉浮和传奇,蒋友柏更关心自己的设计公司“橙果”。蒋友柏多次毫不讳言地称自己是“商人”,要“赚钱”。直到现在,问他一个问题,他总是说:“不太关心这些,最关心的是公司业绩。”作者张殿文则期待他成为“台湾的乔布斯”。
他关心自己的公司,也热衷于宣传自己人生、创业中悟得的理念。 蒋友柏不在乎自己的书是否被冠上一个成功学的帽子:“我没觉得怎么样,实际上我只是在写一些自己的看法,这些看法如果可以帮助大家不是什么坏事啊。”
听他演讲的学生也有人提问过:“请问,你认不认为,你现在可以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是因为你比别人多了很多资源和背景,而不用担心现实?”蒋友柏当然不是李开复,回答一点也不成功学:“是的,你们听了这场演讲,千万不要下一个错误的判断,以为可以把我当作学习、模仿的对象。你不是我。我也不认为有任何人可以复制我的做法…
人生没有应该
我爸告诉我,人的一生很像一张布满了点的图表,每一点都是机会和选择。可以往上下连、往左右连;借由这些“点”才能决定目的地,才能决定自己是谁;它绝不是一条直线。如果我爸一直健康,我“应该”会去他的公司实习、上班,他“应该”会介绍许多人给我认识,“应该”会有人找我参与更多的计划。但是,人生没有“应该”,我突然觉得要赶快为家人做些什么。
对我来说,姓蒋是不可以不要的,它永远都会在,我也要努力把它做到好。其他,因为我不喜欢的东西很多,不喜欢的客户不接,钱不够的客户不接。但好玩的是,现在反而发现要经过什么都“要”的阶段。我跟以前的差别在于,现在清楚地知道自己的价值在哪里,我可以给你什么,你拿到了会帮助你什么,所以我有选择权,以前不是。
我诚实地讲,身为蒋家人,你要远离政治基本上是很难的,但是你要做的是你不要被政治所左右,不要被政治所利用。我不会再靠近政治,如若不然,我这辈子积累的东西就毁了,而且现在有小孩,想让他们安静地长大…

相关推荐:

杭州策划咨询

杭州管理咨询

组织管理平台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