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幸福学与企业管理——幸福是什么

企业培训师观点:幸福学与企业管理——幸福是什么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企业培训师观点

9月21日在“中国人力资源100人”“发起年会中,一位最早将幸福学与企业管理引入国内的国际学术权威,美国芝加哥大学终身教授奚恺元关于“幸福”的定义,与之几可类比。这位教授认为,可以采用类似以下三种测量方式来测量我们的幸福感(主观感受):一种是测量生理,如脑电波、唾液分泌量等,一种是测量行为,如吃得多少、发生频率高低等,一种是依据自我阐述,如好吃、好玩、难受等定义。这种定义主观感受的方式,和我那位老师使用排除法不尽相同,也和习惯意义上定义“幸福、悲伤、美好”等的方法有别,但是带给我的感受一致,就是思维方式不同而导致的变革。

  曾经有这样一位大学老师,一度对语言文字组合痴迷,也逐渐因为研究现代诗出名,至少在圈内及各高校间闻其大名者众。一段时间之后,不仅出于“传道授业解惑”的职业要求,他要回答一届又一届学生的质问,还因为研究领域的缘故,他要受到圈内人出于交流沟通抛来的提问,以及探奇或者挑衅甚至其他莫名其妙缘故的质疑。

  面对这些目的各异的追问,和其他众多回答者一样,他最难逃避的是“现代诗(以及诗歌)是什么”的问题。然而,正是这个让他厌烦的问题,助其声名鹊起,原因倒不在于他的回答本身,而是他回答问题或者说思考问题的方式。

  按照其原意回答的话,就是:“我无法确切告诉你诗歌是什么,但是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诗歌不是些什么。随着逐渐增加排除的对象,诗歌所属的范畴由此缩小。只要时间足够久,研究足够努力,诗歌是什么可以不言自明。”然而遗憾地是,没能等到那个“不言自明”的美好未来,不仅因为我所处的阶段,是在他“时间足够久”的界线之前,还因为不久之后他就放弃了对这个领域的研究。

  应该说,无论有人认为幸福是相对概念,还是这位教授说幸福就是一个人的主观感受,并且把正的感受叫做幸福,负的感受叫做不幸福。重点一如对诗歌的定义,不在于这些概念包涵些什么,而在于我们要看什么因素与之相关,或者与之绝对不相关。比如幸福,涉及的是人跟人之间的差异,以及跟收入高低、年龄、性别等等的关系。

  更为重要的还在于,这个解答思路,也超越了此前对这类课题的解答,原因之一就是将其纳入了科学研究的范畴,使其可量化、有标准、能操作。至此,它与人力资源管理,如绩效管理中将众多目标量化以供测评,有着殊途同归的性质。即便这样的类比让前者觉得有点俯就,但是实质上的道理并不附会。

  关于幸福的定义之后,奚恺元教授的演讲中,极为精彩的内容还有很多,其中尤为让我这个孤陋寡闻者印象深刻的,是关于保持和提升幸福感的一些小小“规律”,以及在经营管理中的运用。

  幸福的相关因素与规律

  影响幸福的首要因素,是金钱的多少。一直以来,为什么企业、个人都要拼命赚钱?因为我们有一个很基本的假设:钱是幸福的基础,钱越多就越幸福。可实际上,到底穷人幸福还是富人幸福?有调查显示,是城市平均收入高的人幸福,这个答案很稳定。在一个城市中,一般都是富人比穷人幸福,而且相当富的人要比一般富的人幸福。只是到了一定程度,增长便没有那么快了,而且也不是100%的富人都比穷人幸福。

  除了收入高低,跟幸福学的幸福感有关的第二个因素,是个人的生活节奏:并不是越快越幸福,也不是越慢越幸福,而是期望的节奏跟现实节奏越配越幸福。比如成都人喜欢慢节奏,杭州人希望节奏快一点,他们生活的城市也那样,于是他们很幸福。上海人呢,希望节奏比杭州更快,结果生活中的节奏比他希望的快得多,所以他感觉有压力。相反,北京、上海的人到美国小城市去觉得很不幸福,因为在北京、上海过惯快节奏生活,到美国节奏慢的城市觉得太没劲了。

  第三是每天上下班在路上花的时间,耗费在路上的时间越多的人越不幸福。

  第四是性别因素,国内外都是女人幸福,造成这个结果有很多原因,比如碰到不开心的事情,女人可以在男人面前诉苦,也可以在女人面前诉苦,男人不开心的时候,既不能在女人面前示弱,也不能在男人面前示弱,只能自虐。据统计,男的自杀率是女的自杀率的7倍。

  第五是年龄因素,40-45岁的人是最不幸福的,20几岁的人还不错,但到25岁开始走下坡路,45岁时候是最低谷,50-60岁的时候又开始幸福了,为什么呢?心理学中有一个说法叫中年危机,二、三十岁的人有很多梦,而且他觉得这些梦都能实现,到四十几岁还有很多梦,但是他知道这些梦大部分实现不了,五、六十岁就没什么梦想了,所以也不会觉得痛苦。最痛苦的是有梦但知道实现不了。

  除了以上总结的几个因素,还有影响幸福的两个规律。

  第一个,幸福是比较产生的,比如很多人要开好车、要提好包,单体上能够提升幸福,整体上并不一定能提升幸福。并不是所有增加GDP的事情都能够提升幸福。

  举一个例子,一名漂亮的上海女子,喜欢到淮海路逛街,因为她觉得回头率很高,感觉很好。而且她还有一个信念:上海之所以这么漂亮,就是因为有像她这样的女孩子经常转。其实,很漂亮的女孩子到淮海路转,幸福程度是降低了。而且,对男性而言,幸福程度也没有提升。因为男性本来跟自己的女朋友一起,看到那么漂亮的女孩子自然非常想看,但是又不敢看,于是会非常难受。背一个LV包、开一辆好车之类的,起的作用跟这个差不多。

  第二个,幸福服从心理学上的反差与适应原理。比如两个人原本住100平米的房子,要是换成120平米,换的时候肯定会感到开心,但是过6、7个月,开心程度就慢慢回到了住100平米房子的状态。但是,如果原来住120平米,由于种种原因要换成100平米,更换之始你会觉得不爽,但是一年左右就适应了。

  要知道,人们有很大的适应能力。这种适应既是好事又是坏事:对于坏事情适应是好事,很多坏事发生以后,过一段时间适应了才能继续正常生活;对于好事来讲,我们争取很多,提升了生活质量,但是过一段时间适应了,幸福感也就消失了,便是坏事,企业管理如此,幸福学与企业管理是相通的。

  但是,我们并不是对所有事情适应,至少适应的程度是不一样的。正如幸福学与企业管理,我们对稳定的事情是适应的,对不稳定的事情是不适应的,稳定的事情比如从100平米房子搬到120平米房子里,120平米房子就是120平米,是不会变的,这件事比较容易适应;对于不确定、变化的事情,我们不容易适应。比如奖金、出国旅游相比较房子就是变化的,不容易适应。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