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去年中国高级经理人压力状况调查报告

企业培训师观点:去年中国高级经理人压力状况调查报告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企业培训师观点

  改革开放35年,开始进入深水区和攻坚阶段,中国经济也面临着进一步转型和挑战。不是业主但却是企业最高经理人的群体——高级经理人成为中国的市场经济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商业和社会平台的简单搭构下,他们迅速崛起、日渐庞大、备受关注。他们手握企业资源的调动大权,同时却也不得不承受因此而带来的责任。

  2013年11月,《财富》(中文版)联合北京易普斯咨询有限责任公司连续第十年开展全国性的高级经理人压力状况调查工作,得到了广大读者的积极配合,最终共回收有效数据1,618个。本报告基于对这些数据的分析,试图帮助读者对中国高级经理人群体的整体状况有一个更具体深入的把握。

  多元压力的受体

  压力难以精确测量,但经理人自我报告的压力感受却也能说明一定问题。对于经理人来说,小小的项目可能将他压得透不过气,谈判的紧要时刻也可能镇定自若。工作和生活的诸多方面可能都会成为经理人的压力来源,使其产生一定的压力感受,并进而对其身心状态造成不良影响。

  中国高级经理人压力状况调查显示,最近3年内,高级经理人中感受到较大压力的人数比例呈增长趋势,2013年有77.2%的高级经理人面临高压力的困扰。

  一般认为,职业经理人的压力状况跟他所处的职位应该是成正比的。但我们发现,中层经理人是感受到最高压力的群体。他们感到自己始终是一群处于次要地位的打工者。虽然当资本与知本博弈时,资本始终处于主导地位,这对于高层或中层经理人没有区别。但相比而言,中层经理人是一个更确切的夹心层,受到上级绩效要求和调动协调下级的双重压力。

  2013年,全国雾霾天创下了52年来之最。“会呼吸的痛”影响了全国25个省份、100多个大中型城市,调查发现,“越来越差的空气质量”也第一次成为最多经理人感受到的压力来源(44.2%)。紧随其后,高级经理人的压力源还较多地来自于“居住环境及出行过度拥挤”(34.5%),“全球经济低迷,影响企业发展”(32.4%),“工作负荷大、要求多”(32.4%)。而“生活琐事”、“婚恋问题”或者“心理困扰”则是最少给高级经理人群体带来压力的事件

  为了缓解压力,相比去年,有更多的高级经理人(同比增加4%)通过慢跑或散步来缓解压力。此外,他们多采用听音乐、看电视或电影等休闲娱乐方式。而在企业关注和缓解员工心理健康和压力管理方面,“组织集体活动(如郊游、K歌)”这种常规做法仍然被最多企业所采用,同时也有33.7%的企业积极为员工营造积极快乐互助的工作环境。

  是动力,还是摧毁力?

  2013年春,消失于公众视线也远离企业管理一年之久的搜狐首席执行官张朝阳在《杨澜访谈录》上进行了一次“成功者的告白”。“我这么有钱,却这么痛苦。”张朝阳说,“焦虑、抑郁,……精神上常常处于一种外人无法理解的恐惧之中。我跟团队说我不能工作了,必须去解决我的问题。”在互联网行业迅猛发展的时刻,他激流勇退,去美国找心理医生、大量阅读心理精神类书籍,尝试在东方哲学中寻找自己焦虑的原因。

  2013年9月,历任苹果、微软、谷歌高层经理人的李开复通过微博对外宣布自己罹患淋巴癌,全身有20多处肿瘤,得病原因是作息不规律、长期熬夜,以及压力过大导致。

  2013年度中国高级经理人压力状况调查显示,高级经理人积极情绪与消极情绪的比率为1.3:1。这是一个整体失衡的状态,也被心理学家认为是情绪低落的状态。

  著名心理学教授芭芭拉·弗雷德里克森(BarbaraFredrickson)经大量研究认为,当积极情绪与消极情绪的比例低于2:1时,通常个体状态更容易表现为情绪低落、焦虑、疲惫等;而当积极情绪与消极情绪的比例达到3:1时,则通常能极大程度提升个体的幸福感,整个人也表现得积极高效、充满活力。因此,高级经理人群体的幸福感亟需提升。

  2013年,压力对高级经理人个人生活方面带来的影响排在首位的仍然是“产生消极情绪”(62.9%),同比去年同期增加了7.4%。其次是使高经理人产生“失眠或其他睡眠问题”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