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同向而行 亲密有加

培训讲师谈管理:同向而行 亲密有加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发现:上班方向一致的伴侣,相对于上班方向不一致的,感情更加亲密。


  研究:在香港中文大学教授罗伯特·威尔(Robert Wyer)、戴先炽(Xianchi Dai)的指导下,两名研究生开展了一项研究。研究人员让400多名已婚人士评介自己对配偶的满意度,并描述各自上班路途的方向、距离和时间。结果发现,上班方向与婚姻幸福感有着很强的关联 。在接下来的实验室研究中,他们把一群陌生人随意配对成多个二人组,让他们出发去完成一项任务。结果发现,路途方向一致的组合,彼此之间的满意度高于方向不一致的。


  挑战:在某种程度上,同“道”中人,是否更容易心有戚戚焉?

  威尔教授,捍卫你的研究吧!


  威尔:我事先也不确定,在美国和香港开展的这两项调查之间是否会有联系,但事实上,它们之间确实有联系:上班方向一致的配偶,相比于上班方向不一致的,幸福感更强。我们认为,其原因在于方向一致代表着他们追求共同的目标。我的合作伙伴,包括黄艾琳(Irene Huang)、董平(Ping Dong)这两位研究生,以及另外一名香港中文大学的同事戴先炽,都曾经看到资料上说,缺乏共同目标是婚姻不满的主要原因。因此,我们开始调查这两方面。


  当然,对于以上发现,还可以这样解释:也许,工作地点相近的夫妻,从事的工作也更为相似;或者,在下班后更容易聚在一起。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实验室的受控状态下,针对陌生人也开展了研究。如此,我们可以把上班方向一致的影响与其他可能因素分离开来。结果发现,这些随意配对的二人组,如果他们去完成任务时的路途方向一致,即使路线并不完全一致,他们彼此也更为满意。实验室研究的这一结果,让我们对于自己的解释更为自信了。


  HBR:过去,我和我丈夫的上班方向一致,但现在却不一致了。那么,我们是不是注定不会幸福?


  威尔:当然不会。婚姻是否满意取决于更为重要的其他因素,就像吸烟可能导致肺癌,但并不是所有吸烟的人都会得肺癌一样。在婚姻关系里,这个差异的影响就更小了。然而,从统计学意义上讲,对于婚姻关系,哪怕像上班方向一致这样偶然的、看似无关的微妙因素,也可能会有显著影响。


  HBR:还有其他微妙因素,会让人与人之间在潜意识里对彼此更为喜爱或更为满意吗?


  威尔:大量证据表明,人与人相似性的存在,会增加他们彼此间的吸引力,哪怕从客观上讲,这些相似性无足轻重。比如,两个人刚好同姓,或者来自于同一城市或同一个州。近来的一些研究发现表明,生理温暖可以刺激人际温暖,进而影响我们的判断和决定。约翰·巴奇(John Bargh)及其耶鲁大学的同事发现,如果两个人碰巧都端着一杯热饮,他们可能会觉得对方更有亲切感。此外,香港中文大学的黄艾琳、张蒙(Meng Zhang)及其他人也发现,暖和的室温会让我们产生亲密的感觉,从而让大家更容易同意他人的决定。因此,赛马场上的赌徒更可能把筹码押在最受偏爱的那匹马上,即大多数赌徒都喜爱的马,而且,他们更愿意在暖和的日子而不是阴冷的日子下注。


  HBR:所以,亲密感会让我们达成一致?


  威尔:是的,社交亲密会令我们达到一致,但生理亲密不一定。想一想,当别人要闯入自己的私人空间时,我们一般会觉得不舒服;而一旦他们真正进入这个空间,建立起社交联系,我们就不会觉得那么不舒服了。比如:在公共汽车上,你走过去坐在一位陌生人旁边,比起一位陌生人走过来坐在你旁边,你会感觉前者更好,为什么呢?香港中文大学的沈浩(Hao Shen)和北京大学的许静(Jing Xu)提示说,这是因为,从个人行为中,你可以推断出自己会喜欢邻座的陌生人,哪怕你对于座位本身没有任何选择;相反,如果陌生人走过来坐到你旁边,你会觉得他限制了你的自由,所以你想重新获得自由。


  实验中,沈浩和许静让一群学生到另一群已经坐下的学生身旁选择座位。结果显示,前者对周围学生的满意度更高。而且,当他们在选择T恤或咖啡杯时,他们会倾向于选择更随大流的产品,即更不打眼的。而那些已经坐下的学生,也就是被迫接受强加给他们喧闹环境的学生,相比之下,不容易让自己与其他学生产生联系,更可能选择那些与众不同的T恤或杯子。


  HBR:因此,大脑感知到某一行为,并赋予它一个更为宽泛的含义,这不仅影响我们的感觉,还会影响接下来的行为?这一过程很难追踪。


  威尔:行为会刺激相关观念。在我们的大脑中,这些观念与其他观念联系起来,通过学习,这些其他观念进一步产生隐喻关联,从而影响我们的决策过程。例如,生理温暖的经历会刺激产生温暖这一观念,与社交温暖相联系,而社交概念可能会影响人的判断和行为。对于隐喻如何潜移默化地影响我们的行为和感知,乔治·莱柯夫(George Lakoff)和马克·约翰逊 (Mark Johnson)提供了详细的解释。


  HBR:隐喻还会如何影响我们的行为?


  威尔:黄艾琳和董平最近提交出版的一系列研究都是关于如何应对尴尬局面的。首先,他们提出假设,感到尴尬的人一般会想“遮住面子”(即避免社交)或者“挽回面子”(重新获得声誉)。他们发现,相对于其他人,这些人更倾向于喜爱在表面上满足他们需求的一些产品,比如:墨镜、面霜。虽然戴墨镜(在表面上遮住面子)对于他们的性格很难有正面影响,但是,用恢复性面霜(在表面上挽回面子)却可以减小他们的尴尬,让他们更愿意参与到社会交往中。


  HBR:如果管理者想构建凝聚力强的团队,这些研究有什么意义?他们是不是应该确保会议室比较暖和、大家都按同一方向走入会议室并同时选择座位、在出现紧张气氛时提供护肤霜?


  威尔:如前所言,我们确认的这些影响,只是行为差异中的一小部分而已。如果我是一位有意于增强团队凝聚力的管理者,会关注制订清晰的目标、坦诚沟通等因素,因为这些因素可能具有更大的影响力。(译/邓小莉 校/熊静如)


  罗伯特·威尔(Robert S.Wyer)是香港中文大学客座教授、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的荣誉教授。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