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唐· 塔普斯科特:用全新开放的模式重构世界

培训讲师谈管理:唐· 塔普斯科特:用全新开放的模式重构世界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唐· 塔普斯科特是Moxie Insight公司董事长、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罗特曼管理学院兼职教授。其研究领域为创新、媒体、全球化以及技术的经济社会影响等,是该领域全球领先的权威之一。他已经出版著作14本(含合著)。2006年出版的《维基经济学:大规模协作如何改变一切》(Wikinomics: How Mass Collaboration Changes Everything),成为当年美国最畅销管理书。其最新著作为《宏观维基经济学:重启商业和世界》(Macrowikinomics: Rebooting Business and the World)。2011年,凭借对WEB2.0的独特观察及深入洞见,他入选“全球50位管理大师”。

在本文中,《哈佛商业评论》编辑总监贾斯汀·福克斯(Justin Fox)对话塔普斯科特,探讨“维基经济学”的演进和大规模协作在后经济危机时代的意义。

福克斯:几年前,你和安东尼·威廉斯(Anthony Williams)合著的《维基经济学》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那之后出现了什么进展?为何又要写一本《宏观维基经济学》?

塔普斯科特:“维基经济学”实际上是关于企业运作的深层结构和架构问题。比如,互联网如何大幅降低协作和交易成本,促使人们具备多元协调的能力,并激发创新,创造多样化的服务并展开竞争。同时,它还探讨了大规模协作情况下创新的新型模式。如今,这类协作的经济规模堪称天文数字。

《维基经济学》出版之后,就是我们共同遭遇的2008年金融危机。我还记得当时我在欧洲一次讲座的情景。那是雷曼兄弟刚刚倒闭之后的几天,我在国际银行营运研讨会(SIBOS年会)做演讲。实际上,当时约有7000名银行家参加了我做演讲的研讨组。我环顾四周,看着这些“车灯前惊慌失措的小鹿”,我知道事情正在起变化,但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经过与安东尼·威廉斯合作,我们得出了结论,这并不仅仅是某种形式的经济崩溃或大衰退,而是一个历史转折点——几个世纪以来运行良好的诸多机构组织,如今正在失灵,要么裹足不前,要么萎缩不振;这也并不仅仅事关这些公司自身,而是整个工业经济已处于强弩之末。我们需要一个全新的开放模式来重建它们。

这就是我们提出“宏观维基经济学”的初衷,希望从根本上重启商业世界乃至全球,迎接数字化时代,迎接二十一世纪。

福克斯:所有东西都通过维基来实现吗?所有活动都通过大规模协作来完成吗?

塔普斯科特:维基当然只是协作形式的一个比喻。可以肯定的是,在我有生之年,层次结构不会消失,旧式的工业经济体中许多组织——比如民族国家——也都不会消失。但是,这些组织当中正萌生出新的游戏规则。

金融服务体系就可以重建为开放、透明、合作的模式。该模式应该考虑到各部分的相互依存性,重新审视银行在社会中的新角色。银行不应再仅仅是股东的赚钱机器。银行应将诚信铭刻到金融机构的DNA和骨髓中。

福克斯:总的来说,你是热衷于这些变化的,但在书中,你却大篇幅地探讨了批评意见。其中,杰伦·拉尼尔(Jaron Lanier,美国著名计算机科学家,曾提出“虚拟现实”概念,被誉为“虚拟现实之父”——译者注)的批判意见认为,纷纷扰扰的开源世界扼杀了个性。你怎么看他的观点?

塔普斯科特:他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这也是我们给他那么长篇幅的原因。但我想证据正好和他的观点相反,人们也或多或少曲解了大规模协作的概念。比如,他们认为Linux仅仅只是一个有助于创建软件的大杂烩。

诚然,Linux不同寻常,不仅是全球大中型电脑中占主导地位的操作系统,还广泛应用在全球大部分移动设备中,甚至还是核电站的操作平台。

但如果你审视Linux,仔细观察研究这些大规模协作,你就会发现,它们并不只是一个大杂烩,而自有其内在结构。顶部是至高无上的仲裁者;底部是成千上万的搭便车者,他们来去自由,可能会参与某些项目;中间则是数千名Linux系统内核的铁杆程序员,承担所有核心工作。

杰伦的错误,就在于认为这是精英主义的体现。但真正的价值实际来自于底层。当然,你的基本架构必须正确,必须做一个统观全局的负责人。只有在这种情形下良性的事情才会发生,如果你不这样做,那就被杰伦说中了——最终效果惨淡。

福克斯:一家企业需要弄清如何驾驭这个世界,从该企业角度看,应该决定哪些应该用开源方式解决,哪些应该采用较封闭的方式以求谨慎,如何安排这些决定?

塔普斯科特:这涉及商业战略问题,它能使你重新思考很多事情。我们在新书中谈到的五大原则正是说的这个。其中一点就是此前提到的协作,还有就是你如何将外部的热点社区与自己的业务关联起来,如何改变内部每一部分的协作模式,打通供应链各个环节?

波音公司并没有专供787机型的供应链。过去的做法是,波音公司会给供应商们提供一个长达2万多页的说明书,督促他们生产,自己再组装一架飞机。但如今,波音公司认为,提供部件的并不是供应商,而是地位对等的合作伙伴,他们生产飞机的重要部件,比如机身、娱乐系统和发动机等,大家要一起合作创新。

现在,波音遇到了一些问题,波音公司CEO最近表示,新飞机将永远不会再用老方式生产了,老方式过于繁杂。因此,协作是原则之一。

其次,我们还需要重新看待知识产权。如果你想要建立一个网络商业模式,你并不能指望自己拥有一切。每家公司都需要设定一个“产权组合计划”,有些知识产权是自己的,有些则可以在业务网络中分享,还有一些可能是他们应该公开的。

这是非常不同的想法,因为过去一直认为,知识产权是企业最宝贵的资产。如果有人试图侵害,企业就会找律师起诉他们。这听起来不错,但这实际上在音乐产业就不怎么起作用,不是吗?音乐产业曾为我们塑造了猫王和披头士等明星,但如今它们因为知识产权起诉一些毛头小伙子,且引来了消费者的愤恨。在《宏观维基经济学》中,我们曾引述业内人士观点说,音乐产业排行第三位的收入来源,正是被起诉的那些热爱其产品的人。

以上是五大原则中的两项,其他三项是公开、透明和相互依存。企业要准备“赤膊上阵”,所以“健身”就不再是可有可无的。如果说当前的金融危机告诉了我们什么的话,那就是,企业无法在一个失败的世界里取得成功。

福克斯:其实,对个人来说,有一点是明确的,那就是会有很多新途径和方法使个人参与到这种新模式中去。但一大问题是如何靠这个赚钱谋生,我们应该拿报酬吗?

塔普斯科特:嗯,这确实是一个大问题。不过,如果你看过《维基经济学》或者《宏观维基经济学》中的许多案例,你就知道,他们都赚到钱了。比如Linux系统,四分之三为其工作的人都获得了IBM支付的报酬。IBM希望有相关人员能在Linux系统中,以确保其需求得到满足。

不过,一些机构也确实存在棘手问题,我们会提出一些解决的建议。以报纸为例,传统报社正在走向破产,而《赫芬顿邮报》却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模式,其读者数量是《纽约时报》的15倍,很多文章的质量也属上乘。我也为其写作。这家网站的内容,既有普利策奖获得者撰稿,也有诺贝尔奖获得者写东西,还有良好的调查性新闻报道,而这才是我们想从报纸得到的东西。但有一点我们忽略了——这些写作者并没有获得报酬。

因此,我们需要转向一种新的网络模式,确实也有很多模式可用。其中一个就是,广泛利用博客。那么,为什么不干脆用这数十个数百个博客写手组建一个网络呢?我们可以聘请你贾斯汀来做组织者,专门雇人做营销、聘请会计人员掌管财务。这种网络报纸对文章的质量要求也如往常一样,也希望能成为可靠的信源。

但问题在于,这样操作的实质是旧的机构在用传统方式寻求解决方案,它正是报业麻烦缠身的原因。音乐产业面临商业模式的挑战时,选择的是寻求法律上的解决方案,而不是对自己的行业进行战略性创新,因此才面临巨大的挑战。问题不在于人们是不是有机会从新模式中获得报酬,而在于旧套路的领导者们难以拥抱新模式。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