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商业寓言已终结

培训讲师谈管理:商业寓言已终结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美国每年出版的商业书籍超过1.1万本。每一本新书,无论是自助手册还是战略大部头,回忆录还是揭秘史,都能满足读者的某种品味或需求。但是,近几年来,商业寓言抑或管理小说,作为一种作品类型,已渐失宠。


  商业寓言表面上看似极具吸引力:它编造出各种故事,讲述那些困扰我们工作生活的情感和心理因素,同时又传授实用的制胜秘籍。斯宾塞·约翰逊写的《谁动了我的奶酪?》是商业寓言的典型例子。它通过一个看似简单的猫和老鼠的故事,告诉读者如何去应对生活中的变化。《谁动了我的奶酪?》是本世纪初的畅销书,全球销量达2600万册。它是商业寓言的登峰造极之作,此后这一类型便开始走下坡路。原因何在呢?


  从商业寓言的演化目的来看,以乔纳森·戈特沙尔(Jonathan Gottschall)的《讲故事的动物》(The Storytelling Animal,2012年出版)为例,此类作品的吸引力变得清晰可见。我们阅读此类故事,无非想知道当困难来临时,比如婚姻触礁、海啸来临,或者遭遇女巫库伊拉,书中人物如何行动,如何找到解决办法。这些问题吸引着我们阅读下去,并从中找到答案。我们工作中烦恼不断,障碍重重,这恰恰是小说最擅长展现的内容。(《哈佛商业评论》的案例研究栏目采用相同的策略,只不过我们在案例中讨论的困境都是真人真事。)


  作品要在情感方面吸引住读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为了撰写这篇文章,我特意阅读了三本小说(这些是我能找到的为数不多的几本新书),我发现对于管理小说而言,要做到这一点,尤为困难。作者们肯定都想虚构出一些烦恼,但都没能吸引我。在《信任有用!》(Trust Works!)一书中,一名员工深感老板对他缺乏信任;《创造力》(Creativeship)讲的是一位刚退休的人不知如何打发大把的空闲时间;《领导者的攀登》(The Leader’s Climb)说的是一名CEO原地踏步,无法突破的故事。这三种状况都非常有意思,也让我感同身受。但是这些作者打破了小说的基本原则:点到为止,并不说破。他们大篇幅的说教远远遮盖了故事本身。因此,他们的故事顶多算中等水平,说教则陈腐老套。


  比如说《信任有用!》,作者是肯·布兰查德(Ken Blanchard,曾与斯宾塞·约翰逊一起合著了超级畅销书《一分钟经理人》)、辛西娅·奥姆斯特德(Cynthia Olmstead)和马莎·劳伦斯(Martha Lawrence)。此书实为“混血儿”:前半部分讲了一个寓言,其中包含两个错综复杂的故事;第二部分则是自助手册,作者从故事中延伸出各种寓意。从形式上看,它与非虚构类作品相差无几。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Malcolm Gladwell)和迈克尔·刘易斯(Michael Lewis)等作家,通常也会以故事开篇,在引出观点之前做好铺垫,以吸引读者。布兰查德团队的任务实则更为艰巨,因为对他们而言,寓言是书之命脉,书的质量取决于寓言的质量,而作者们并没有很圆满地完成任务。


  书中第一个故事讲的是一只叫“汪汪”的小狗,它一直想跟猫成为朋友;第二个故事说的是一个叫“贝利希尔”的人,他希望获得老板的信任,最终他们都成功了(为防你怀疑他们的观点)。他们建立信任的过程值得读者学习,但是作者并没有让读者自己去领悟其中的道理,而是设置了一些角色,比如一只受《星球大战》中尤达大师启发的鹦鹉,直白地告诉读者该如何思考:“如果你想获得别人的信任,最重要的是要诚实。这意味着不夸张或者简化事实。”作者怕道理还不够清楚,在我们还没有读到第二部分之前,又插入了一些说教的内容,比如“信任的建立需要时间”和“信任是一条双向路”等。

  《创造力》和《领导者的攀登》两本书的质量远远高于《信任有用!》,但是结果大同小异:皆因作者们不关注讲故事,而更关心传达寓意,书中设置的问题不够让人感到棘手。









  《创造力》的作者是鲍勃·凯莱赫(Bob Kelleher),他是The Employee Engagement集团的创始人和CEO。书中讲述的是乔·丹尼尔斯的故事,他刚刚退休,拥有丰富的管理咨询经验,退休后一直想重新定义领导力的概念。


  凯莱赫在讲述乔的故事时,没有穿插说教内容,篇章中也未夹杂工具条或问卷调查,但是他未能创造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物。我们只能从倒叙中了解乔过往的工作经历,比如他为何必须开除团队中的一个优秀员工,所以该书缺乏点睛之笔。此外,乔经验丰富,见多识广,他所处的困境很难引起读者共鸣。更糟糕的是,随着故事的推进,读者会发现乔只不过是作者的传声筒,作者借乔之口来阐述他对领导力的看法。还没读到大结局,我就对乔丧失了兴趣,对凯莱赫强调的创新和创造力对公司发展的重要性也失去了兴趣。那些都是陈词滥调。


  《领导者的攀登》是三本书中的佼佼者,但它也无法避免落入俗套。它的主要人物是亚当。亚当是一家公司的CEO,目前陷入僵局,无法获得突破。作者鲍勃·帕森寇(Bob Parsanko)和保罗·希根(Paul Heagen)并没有进一步讲述亚当的故事,而是借用一个勤杂工人和一个园林管理员之口武断地表示,生活需要放慢节奏,作出更好的决策,不要为小事担忧。同样,故事的描述、对话和戏剧性的设计仅仅是作者观点的包装。


  好的小说不仅可以娱乐读者,也可以巧妙地教育读者。有关困惑主题的故事非常有读者市场,但这些书还达不到好书的标准。我的建议是,如果你想获得实用经验或一般常识,阅读非虚构类作品足矣。如果你想看能够启发你思考的伟大叙述类作品,建议你读大卫·福斯特·华莱士甚至卡夫卡的书或看《伊索寓言》。只是,千万别读商业寓言!(译/李茂 校/陈圆妮)


  凯文·埃弗斯是《哈佛商业评论》出版集团编务统筹。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