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现代管理始于种植园还是工厂

培训讲师谈管理:现代管理始于种植园还是工厂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发现:美国19世纪的蓄奴种植园使用过科学管理技术(管理方法+管理手段)!在部分种植园中,管理技术的实践范围比工厂的实践范围还广,而人们一般认为工厂是科学管理技术的起源之地。


  研究:凯特琳·罗森塔尔查阅了数百本种植园账本,这些种植园从美国到印度西部,存续期在1750年至1860年间。她发现,这些种植园主使用过高级会计等管理工具,例如折旧率和标准化效率指标,来管理土地和奴隶。在研究过北方工厂的账本,并对它们所做的管理实践进行比较后,罗森塔尔总结称,和当时的北方工厂相比,许多种植园采用了更为科学的管理方法。


  挑战:史学家搞错了管理技术的源头吗?


  罗森塔尔教授,捍卫你的研究吧!


  罗森塔尔:从这些账本里得到这一发现时,我也很惊讶。传统观点认为,种植园的管理较为粗放,种植园主只是一心想着如何变本加厉地压榨奴隶。但这些资料显示,与当时的一些北方工厂(它们通常被视为现代管理的发源地)相比,种植园更为持续性地使用了相当高端精密的会计方法。某种程度上,奴隶制的环境比工厂更易于接纳科学管理方法。


  HBR:种植园主是怎么做到的?


  北方工厂的账本显示当时这些工厂存在高人员流失率。但奴隶不能辞职。工厂需要担心的是如何招人填补空缺,保持一切活动正常运转,而种植园主则关注优化生产。他们会根据人员的专长重新配置劳动力。我在他们的记录中发现了真正的定量分析。理论上,他们确实将人力视为一种资源。


  HBR:这个采访估计会让人们感到不舒服。我已经觉得有些不适了。


  这个结果应该让你觉得不舒服,它并不是个轻松的话题。谈起管理和资本主义,人们容易联想正面的部分。从现代视角看,效率是好东西。但在种植园里,效率就相当于对受压迫人民进行残酷压榨。让商业人士了解这段历史至关重要,他们不能只知道那些令人愉悦的过去。


  HBR:既然你认为种植园使用了更科学的管理方法,那举一个例子吧。


  种植园主托马斯·阿弗莱克(Thomas Affleck)在《种植园的记录和账本》中描述过一种标准的会计体系,该体系被许多种植园使用过。这些账本记载了很多高级技术,包括如何计算折旧率的说明。一些学者认为,人们在19世纪末的一些铁路工程中才开始计算折旧率。但在19世纪40年代,种植园主已经开始计算奴隶的折旧率了。他们按照市场价值评估“库存”(也就是奴隶的多少——译者注),将此与过去的市场价值进行比较,来估算他们是升值还是贬值;计算利息补贴,并用此判断资金成本。某种程度上,种植园主在按照市价给奴隶定价。这一做法相当复杂,与当今多数公司的做法并无二致。


  奴隶主还设定了一个等价单位叫“种植能手”。他们给“种植能手”规定了特定的标准,比如每天预期的产量,并按照这一标准对奴隶进行检测,将他们的价值换算为“1/2种植能手”或“1/4种植能手”。在所有的种植园,奴隶主都把这一单位当成基准使用。如果一名奴隶主报告说,他有相当于10个种植能手的13个人,其余奴隶主就会准确知道这一数字对应的产量。


  HBR:考虑到历史背景,这些技术似乎冰冷无情、令人不安并且毫无人性。


  这个结论的确令人胆战心惊。很多种植园主并不住在自己的土地上。所以你可以想象一个场景:他们在伦敦,从信件中了解种植园的情况,并只是在午餐时草草计算一下数字。这跟现代董事会成员没有太大区别。对这些距离种植园千里之外的人来说,他们很容易忽略劳动者的人身权益。想想今年早些时候孟加拉国服装厂的坍塌事件吧。


  HBR:奴隶管理与弗雷德里克·泰勒之间是否有直接联系?


  这正是我目前的研究方向。理论上,种植园与纺织厂有直接关联,这早在科学管理开始之前就有所记载——棉花源自种植园。这一点并非新发现。多年来,学者们已经讨论过奴隶制与工业革命之间的关系。究竟双方是否有更直接的关系尚不清楚。目前,我正在研究泰勒的两名亲密合作伙伴。两人均出生于种植园,其中一人是亨利·劳伦斯·甘特,他是甘特图的发明者。


  HBR:账本的价值何以被埋没如此久?


  部分原因是资料分类的问题。研究会计的人并不会研究托马斯·阿弗莱克的账本,因为它们并没有被归类为会计指南。它们只是单个种植园记录的一部分。研究奴隶制的历史学家一直知道这些记录的存在,并以此重现奴隶每日的生活。但很少有学者既翻阅了这些记录,又看过北方工厂的账本,因此他们也并不知道种植园的档案内容如此值得关注。我也是因为一位研究奴隶制的导师的建议,才知晓其中内容。


  HBR:有对该研究感到愤怒的言论吗?


  有。不是来自于历史学家,而是来自于大众。人们的反应跟40年前对待(经济学家)罗伯特·福格尔和斯坦利·恩格曼的态度一样。当时他们标志性的研究及其书籍《十字架上的时间》(Time on the Cross)一经推出,就颠覆了此前关于奴隶制无利可图的假设,他们通过分析数据得出结论:奴隶制能带来极其可观的盈利。这一奴隶制带来高效生产的言论激起了民愤,但实际上他们只是陈述了自己的研究结果而已。如今,人们依然坚持蓄奴并非好生意的观点。早在内战之前,双方就在一点上达到共识:种植园主试图将自己粉饰成“仁慈”的家长,让奴隶们住得更好而自己则只获得有限的利润;废奴者为了废除这一制度而称其不能带来盈利。我们掌握了相反的证据,但探索奴隶制和现代资本主义之间的联系依然让人感到不舒服。


  HBR:你研究的目的是什么?


  这不是资本主义的历史揭丑活动。我是一名历史学家,为其他历史学家抛砖引玉,并且我只是根据手头的资料获得了这个结论而已。诚实地还原历史是我的工作。只读洛克菲勒、卡内基以及铁路发展的正面历史是危险的。我曾深思熟虑过,这项研究是否与CEO有真正的关联。我的结论是肯定的。我们的管理工具能够将我们从人性中分离开来。每当我想起那些阅读数字的海外奴隶主,我就能联想到紧盯电子表格的一些人。电子表格能把数字与人性分离。当检查这些会计记录时,我能被字里行间体现出的商业头脑所深深吸引。但我通常会很快想到,有一些活生生的人受到了压榨。奇妙的是,这些账本提醒着我,奴隶也是人,我们必须谨记在心,永不能忘。(译/万艳 校/康欣叶)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