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萨尔曼·可汗:给你自由的空间

培训讲师谈管理:萨尔曼·可汗:给你自由的空间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萨尔曼·可汗最初使用网络工具的目的是为了给他表弟指导数学功课,那时他是一名对冲基金分析师。9 年后,他的非营利组织“可汗学院”用同样的方法,为全球数百万名学生提供超过5000 种免费网络视频课程。可汗学院颠覆了学校以及教育行业。


  HBR: 为了在当今职场上取得成功,大家该学习的关键概念是什么?


   可汗:起初,人们认为在学校学习比自学重要。在传统教学模式中,学生是被动的。你坐在椅子上,老师试着将知识强加给你。这不是一种有效的学习方法。更糟的是,这还催生了一种“你需要教我”的思维模式。所以当你自学时不知道该怎么做。


  如今,每个行业每周都有新东西可学。你要问的是,“我可以支配的信息有哪些,能帮助我的人有谁?我需要问些什么问题?如何判断自己是否真的懂了?”可汗学院会为你提供这些。更具体一点,我推荐学习计算机编程、更多法律方面的知识,当然还有统计学,这是一定要学的。


  我们完成小学和中学教育用了12年,大学4年,也许还有研究生的几年,然后学习就到此为止了。这种情况让人匪夷所思。我们终生都可以通过阅读自学,你可以按照自己的节奏,学而时习之,同时自己协调工作和学习的时间。


  HBR:你在书里提到现在的教育剥夺了孩子们的想象力,如何改善这一情况?


  可汗:好奇心其实很难打压,但传统教育却“特别擅长”压制学生的好奇心:听讲座、做笔记、交作业,然后全忘光。学生被禁锢在课程表中。可汗学院的意义就在于给你自由的空间。如果你想要深入学习,完全可以。我在路易斯安那的一所公立学校上学时体验过这样的教学,那里天才班的课程安排得非常出色。


  从二年级开始,老师把我们带到另一间教室,让我们和其他年龄的孩子一起玩,每天1小时。第一次去的时候,这对我来说这简直就像是放假。罗塞尔老师问我:“你想做什么?”我当时想,我才7岁!难道不应是你来告诉我应该做什么吗?我说:“我喜欢画画,喜欢猜谜。”她说:“好啊,那你用过油画颜料吗?玩过 ‘意念控制者’游戏吗?”很快我对每天这一小时的期待超过了晚上去朋友家玩。今天我用到的知识大多来源于这一小时学到的东西,而不是在学校其他时间的学习。


  这就是我们创造自由空间的目的。过去,这很难大规模推广。给30个孩子定制专属教育?开销是难以想象的。但是科技的出现,让我们可以按照学生的节奏来传授知识,布置实践作业,同时让教师利用数据教学。现在的学生走进课堂,学习的过程非常像当年我在天才班的经历。


  HBR:商界能从高效教育中借鉴到什么?


  可汗:很多公司在做培训时,会模拟教学环境。人们需要抽时间来听课。但从这些课程中获得的信息及资格证书价值有限。可汗学院招聘时,如果你的学业优异,或专业背景强大,当然很好。但我们真正关心的是你做过什么具体的事情。如果是工程师,给我们看看你设计的软件。我们还需要了解你与其他人共事时的表现、在此期间你所展现的领导力,以及同事如何看待你。


  HBR:你在注意力方面的研究发现也与此有关吧?


  可汗:我们这代人有Facebook、Twitter和手机,难以长期保持专注。从研究中能清楚发现,我们其实无法长时间保持专注。特别是当内容密度很高的时候,人们的注意力大概只能集中10-15分钟,然后就会放空。之后回过神来再持续8-9分钟,然后又放空。注意力集中的时间越来越短,放空时间则越来越长。1小时后,可能你只记得30%的内容——或什么都不记得了。如果工作时也这样可不妙。如果开会,不需要长篇大论;如果彼此不需要互动,用视频或者备忘录来传递信息即可。


  HBR:一些人对可汗学院的课程提出了批评,你怎么看?


  可汗:你要弄清哪些批评是有意义和有建设性的,哪些不是。如果有人给我们写邮件或发博文提出批评,而且说得对,我们会给视频加评注,或重做。这是视频形式优于传统教科书的地方,你可以得到更多的反馈。当我们公开内容时,1周内有1万人浏览。修改的流程非常快。我们不必等到下一版教科书问世再做修改,一个晚上就能做到。


  HBR:可汗学院肯定是教育界的颠覆性创新,你会终结市场上现有的一些竞争者吗?


  可汗:无论可汗学院存在与否,旧的商业模型都一去不复返了。过去,机构可以通过出售信息渠道来赚钱,这些信息甚至不是什么新发现,而是老掉牙的科学或数学。我认为意识到这点的出版社将挖掘出其中暗藏的各种机会。它们在全球的学校已有了分销网络和影响力。如果它们能够将这些学校变为互联网用户,并提供定制教材,其市场价值不容小觑。只是我们还不十分清楚该如何借此赚钱,特别是我们常说学习是天赋人权,就更不知是否该靠此赚钱。


  HBR:为什么要把可汗学院定位为非营利组织?


  可汗:在营利世界里,“全垒打”是做大、上市或者被收购。对于我个人和投资者来说这是好事。但有些方面不好,因为我希望所有人都能使用我们网站的内容,这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不会改变。如果可汗学院是营利的,你有信心能让这个使命世代传承下去吗?一直以来,那些遍布全球、世代相传的机构都是非营利的。这是这个领域的“全垒打”,也许可汗学院可以做到。


  我们的优势是组织里的人才,学院有51个人,外加数千名志愿者。我们吸引了硅谷最优秀的人才,他们来自麦肯锡、谷歌、Facebook和知名对冲基金公司。我们还有世界顶级的Java语言编程员。这些了不起的人冲着学院的使命而来,来了才知道其实我们这里的待遇也不错。因此,我们获得的人才是其他人无法想象的。跟他们比起来,我是这里最不起眼的那个人。


  HBR:有些初创公司正在模仿你的模式,但这些公司是营利的。


  可汗:用于解决教育问题的投资越多越好。如果一个以营利为目的公司为了吸引客户免费提供一部分教育内容,这对每个人都是好事。(译/牛文静 校/时青靖)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