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蒋琼耳:“上下”之道,唯在平衡

培训讲师谈管理:蒋琼耳:“上下”之道,唯在平衡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从2010年开设第一家店到今天,“上下”已经走过了4年的创业之路。从投资回报的角度来看,“上下”仍未全面盈利。但在“上下”的CEO兼艺术总监蒋琼耳看来,这不是一个意料之外的挑战,而是当初与爱马仕共同创建时的一个战略选择 ——走得慢一点,让品牌的成长,跟上盈利的步伐。

与爱马仕的前总裁帕特里克·托马斯(Patrick Thomas)一样,蒋琼耳相信盈利是迟早会到来的事情,而她最关心的,是当世界开始第二次认识中国时,“上下”如何展示当代的中国,如何在艺术与商业、速度与规模、美学与功能、世界视角与东方审美间寻找到最好的平衡。

“慢”是一种战略

HBR中文版:创建“上下”看起来是一个机缘巧合,你是如何遇到爱马仕的?

蒋琼耳:我从小学习绘画,后来到法国学设计。当我身处西方世界的时候,才理解什么叫“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其实我真正开始理解中国文化,是在我开始学习西方艺术之后。从那时起,我才真正意识到中国文化灵感源泉的独一无二性。回国后我成立了自己的设计公司,做自己的品牌设计的同时,也给一些国际品牌做精品设计。只要有机会,我都会在设计中加入中国的某一种工艺,或者生活美学的灵感。

2005年开始,爱马仕中国找到我,请我设计橱窗的艺术装置。这是爱马仕第一次跟中国艺术家合作。通过爱马仕的中国总裁雷荣发先生的介绍,我认识了当时的爱马仕集团执行总裁帕特里克·托马斯。

那时我们就发现,我们都对传统文化的发扬光大有着相同的激情和梦想,我们的价值观和世界观也非常相似。其实“上下”的创立就是来自人与人的美丽相逢,来自我们对复兴手工艺的梦想。“上下”这个名字,就是对这个梦想的诠释——对传统文化的承上启下。

HBR中文版:复兴中国手工艺的梦想并不容易,你如何衡量它成功的标准?

蒋琼耳:应该说这个梦想到今天也没有实现。项目启动并不意味着梦想的实现,梦想的实现是到“上下”真正承上启下、获得成功的那一天。这个梦想的实现可能是在我有生之年看不到的。真正的承上启下是什么?是我们这一代人不在了,这个品牌还在下一代人手里健康、蓬勃地发展着;手工艺师傅不在了,但他的手艺在他的徒弟、孩子们的手里传承。当然,要走过50年甚至更长,“上下”不仅要商业上的成功,更要文化上的成功。商业和文化并不矛盾,只是要找到良好的平衡点,才能持续和绵延。

HBR中文版:爱马仕作为投资方也希望“上下”能在2015-2016年时的业绩能带来惊喜,对这个预期你怎么看?

蒋琼耳:我也相信,只是不能预计这个惊喜有多大。应该说“上下”现在还处于投资状态,尚未全面盈利,不过我们不着急,大部分企业的投资期只给2年,“上下”也许需要10年。

“上下”不是以商业成功为首要目标的品牌,我们更希望商业的成功是对“上下”品牌成长的奖赏。只要我们把文化传承做好,品质和美学追求都达到我们的希望,商业上的成功一定会来,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我深深相信,一个品牌要做到百年品牌,必须从文化根基入手,今天“上下”的状态不是一个“意外”,而是当初我们双方共同的“选择”。

HBR中文版:你怎么看待“上下”与爱马仕的关系?

蒋琼耳:“上下”与爱马仕之间只有两样东西有交集:第一,我们都是股东;第二,我们有相同的价值观。其他方面,“上下”都是完全独立的。我们是两棵不同的树,一个来自法国土壤,一个来自中国土壤。

HBR中文版:那么除了投资之外,爱马仕带给“上下”的价值是什么?

蒋琼耳:爱马仕带给“上下”的价值,是那种对时间、对品质、对人的关注。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是时间,没有什么比愿意付出时间更珍贵。不是任何一个奢侈品品牌都能创造“上下”,金钱创造不出“上下”,能创造“上下”的是爱和时间。

此外,爱马仕对于品质的追求是始终如一的,“上下”也一样;爱马仕是一个以人为本,非常人性化的企业,它对手工艺人、对员工、对股东、对客人,对每一个人的关怀都是独一无二的。

文化和商业并不对立

HBR中文版:你既是CEO又是艺术总监,你如何定义在“上下”的角色?

蒋琼耳:我在“上下”有两个角色:第一个角色是: “为人民服务”,为员工、为客人、为手工艺师傅们服务。让大家在工作和生活中更快乐、更绽放,作品做得更好,更能实现自我;第二个角色是:“爱的创造者”:用有创意的方式,创造爱,分享爱。我喜欢用爱的方式激发员工的灵感。

而且我也不认为CEO和设计总监两个身份是矛盾的,这两个身份的对话,会让我更好把握商业与艺术之间的平衡点。

HBR中文版:“创造爱,分享爱”是“上下”的企业文化吗?

蒋琼耳:对的。只有当每件器物承载着爱的时候,才是有价值的。但心中没有爱,怎么能寄情于物,让产品有爱呢?

21世纪要用新的思维方式来考虑商业模式,我们不能用传统的高端品牌的成长方式,比如铺店面,显然是不合时宜了。我们花50年的时间可能也赶不上现在高端品牌的店面数量,一方面可以开店的地方越来越少,另一方面人们的生活、消费习惯也发生了改变。

对于新的商业模式,我们也在探索。包括如何传播品牌的理念,什么是“东方的雅致生活”?需要我们创造更多的方式去帮助顾客体验。

HBR中文版:爱马仕前总裁说过,爱马仕的一个很大的挑战是“利润和艺术之间的平衡”,“上下”有这样的压力吗?

蒋琼耳:这对任何一个品牌都是压力,不管是一个百年品牌还是一个初创品牌。这个压力也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品牌上消失过,它会一直伴随在品牌成长的过程之中。与其说这是一个问题,不如说这是个现象。“利润和艺术之间的平衡”是一个动态的目标,是一个品牌成长的过程,也就是这个平衡点寻找的过程。

HBR中文版:那么手工艺人的寻找,以及学徒的培养,是你最大的压力吗?

蒋琼耳:这确实是以传统工艺、手工制造为主的品牌的共同压力。目前在中国,对传统手工艺的欣赏和尊敬还没有形成大环境,需要时间去培养。这仍然是个耐心的问题。目前我们很多传统工艺还是有的,很多大师也还在,最紧迫的问题是将它传承下去。

“上下”希望通过手艺和设计的对话,艺术和实用的交流来促进手工艺的传承,但要将我们现在仅存的手工艺保留下去,还需要全社会的支持将系统和环境建立起来。

“含蓄”是一种竞争优势

HBR中文版:以东方文化为设计灵感的品牌并不罕见,“上下”的优势是什么?

蒋琼耳:其实包括很多西方大牌也会推出中国元素系列,“元素”是什么?一条龙、一朵牡丹、一颗五角星吗?这都是形式上的东西,是低层次的运用。

“上下”与其他中国元素品牌最大的区别是“取之神,弃之形”,我们取的是中国文化里的气质、美学。 “取之神,弃之形”的好处在于,一旦我们在产品上体现了这一点,这件产品便被赋予了灵魂,它永不会过时。“上下”产品的总体风格是内敛、低调而隽永的,我们身上没有“我是中国人”、“我来自中国”、“这是中国灵感”这样的符号标签。

HBR中文版:这样看来,“上下”的消费者是不同于以往的高端品牌消费者的,他们要能理解“上下”的文化内涵。

蒋琼耳:从开第一家店到现在,4年来我们确实见证了中国消费者高端品牌消费的观念转变。4年来,我们看到很多客人,从接触“上下”、理解“上下”,到成为客人,甚至成为我们品牌的大使。

这个过程让我感到非常幸福,我看到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外国人开始关注雅致的中国、当代的中国。

HBR中文版:现在“上下”的客户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呢?

蒋琼耳:我们的客户从20多岁到80多岁的都有。年龄跨度很大,国籍很多,背景分布很广。我们的客户里有学生,今年我们出了一个以四季为主题的笔记本,就吸引了很多学生消费者。200多元和20多万元都能做出高品质的产品,关键在于它承载的文化,是能和每个人分享的。

HBR中文版:那么你是否担心客户群分布过广,从而降低高端品牌的属性,甚至带来老客户的流失呢?

蒋琼耳:中国有句老话叫“能上能下”,能上能下才能天地对流,做企业就要能上能下,千万别做成“不上不下”,那就是“卡”。对于最高端的客户来说,我们每年都有限量版和孤品。今年10月底,佳士得拍卖行将举办“中国设计”的拍卖,这是佳士得第一次做这个品类的拍卖专项。这次拍卖的20件作品都来自“上下”。对于高端客户来说,这就是最好的选择。

HBR中文版:“上下”现在有5类产品,产品线是否过长?

蒋琼耳:其实我不觉得这是个问题。我们创造的是“东方的雅致生活”,我们做的是生活的艺术。“上下”现在的产品线也跟当初创立时的初衷有关——挖掘和传承中国传统手工艺。如果我们只做一种产品,如何承载这个梦想呢?

东方的生活美学、情趣,很难通过家居、服装、配饰、器物中的任何一种来体现,我们其实围绕的是一个“家”的概念。

HBR中文版:爱马仕也拥有很长的产品线,它强调用风格来统一。“上下”的风格是什么?

蒋琼耳:很幸运的是,“上下”在短短几年里就初步形成了自己的风格。比如,我们目前的5类产品的设计主题,都是以“茶”为代表的生活方式展开的。“茶”是中国人传统生活方式的表现形式,到今天还非常受欢迎。它传达的气质安静而绚烂,宁静而热情。

现在已经有很多客户能辨识出“上下”这种简约、低调、内敛的风格。“风格”的寻找是需要时间积累的,但“上下”很幸运。

“平衡”是发展的关键

HBR中文版:你认为“上下”面临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蒋琼耳:是如何“平衡”艺术与商业、速度与规模、美学与功能、世界视角与东方审美……寻找这些平衡,就是“上下”不断面临的挑战。

HBR中文版:从第一家店开幕到现在已经4年,你如何总结“上下”这四年?

蒋琼耳:首先,最让我欣慰的是,在短短的4年里,“上下”在全球引起了很高的关注度。相比其他初创品牌,我们的媒体曝光度,品牌知名度都大大出乎我的预料。谈到中国的品牌和设计,大家会提起“上下”,会讨论它,这当然也得益于“上下”创立的天时、地利、人和,我并不觉得这4年我们做得有多成功,但我们也没有犯错。

其次,“上下”确立了高品质的形象,无论大家如何评价这个品牌,对它的品质都是一致认可的,这得益于我们始终对品质的追求。

HBR中文版:你如何看待“上下”的国际竞争?

蒋琼耳:对此我充满希望。30年开放之后,世界开始了第二轮对中国的关注。西方世界对中国的第一轮发现是“made in China”,但这个时代正在结束。西方世界开始对中国的第二轮关注,就是当代的中国。同时,中国人自己也开始重新审视自己,我们变得更加自信、成熟。我们不会以额头上刻着“我是中国人”这样的方式走入国际市场, “上下”进入国际市场的方式将是“润物细无声”的。

HBR中文版:“上下”的创建模式在高端品牌中并不常见,你如何规划它的未来?

蒋琼耳: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上下”才刚刚起步,慢慢来,不着急。我一直记得爱马仕第五代传人路易斯·杜马斯(Jean-Louis Dumas)先生对我说的话,当时他也是总裁兼艺术总监,他说:“琼耳啊,“上下”跟爱马仕是一样的,我们都是农民啊,我们的工作是耕作农田,把丰收留给后代。”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