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别再逼员工健身了!

培训讲师谈管理:别再逼员工健身了!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研究:伦敦城市大学卡斯商学院组织行为学教授安德里·斯皮瑟(Andre Spicer)从历史和文化角度分析了公司采用的健康计划。(这项分析刊登于他近期出版的《健康综合症》(The Wellness Syndrome)一书,合著者为卡尔·赛德斯卓(Carl Cederstrom))。根据分析,他总结出公司的健康计划带来的不仅是低投资回报率,实际上还适得其反,导致许多员工身体状态不大如前,工作焦虑感也日益加重。

挑战:所谓的“乐趣奔跑”和节食计划真的是问题的一部分,而不是解决方案?斯皮瑟教授,捍卫你的研究吧!

斯皮瑟:经过我们的分析研究,我和合著者卡尔都对健康计划不起作用感到难以置信。一些研究,尤其是兰德公司发起的研究表明,取得一般成效已是最好结果。以减重计划为例,只有一小部分参与者能够坚持,而且即便如此,最终的减重效果平均下来也不过区区1公斤。

很多计划似乎都起到了适得其反的效果,让我始料不及。这些健康计划让员工产生内疚感和焦虑感。我们分析研究中的一项规模较大的健康计划致使一些原本在稳定、健康工作环境下,快乐工作的员工陷入了生怕丢掉工作的不安。这个计划似乎让他们觉得,对他们的上司来说,他们还不够优秀,而且在他们看来,如果做了一些诸如抽烟之类的举动,公司会质疑他们是否符合受雇条件。

HBR: 这种计划听起来危机暗伏。

不仅如此,翻阅道德心理文献,我们发现人们是通过一些健康特征,比如体重,来评价他人的。这并不奇怪,但是引起我注意的是,对某人不健康生活方式的厌恶往往最终会演变成更深层的抵触。如果人们注意到你有一些不健康的生活方式,他们会认为你不是一名合格雇员。比如说,当人们注意到你的午餐过于丰盛,他们可能会认为你很懒,并且工作效率较低。

这么说健康计划不仅是无效的,而且还会适得其反?

某些情况下的确如此。在一些强度比较大的健康计划中,我们发现员工在改善他们的健康状况上投入了很多精力。有时候这意味着他们做主要工作的时间减少。更为常见的是,员工会耗费个人时间完成这些健康计划。工作和锻炼占据了他们大部分时间,几乎没时间做别的事情。

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还要在健康计划上投入这么多资金呢?

有许多原因。一个简单的解释是,这些计划正被大肆宣传。将健康计划这个理念灌输给各大公司的是一个庞大的产业。另一个原因是,总的来说,我们相信这个健康理念。一些社会学家认为,在一个宗教信仰式微的社会里,健康计划填补了宗教留下的空白。公司之所以会大力推崇健康计划是因为这个理念符合一个共同认知,那就是,身体健康的人,工作成效也比较高。

是这样吗?

很显然,如果一个人身体不适,他的工作成效可能不会很高,这取决于工作性质以及所患疾病类型。但是,几乎没有证据表明一个人的领导力、优秀的管理能力以及工作效率与超级健康的身体状况有什么关联。而健康计划是如何发展并推广的,这也是一个重大问题。这个领域在过去20年发生了巨大转变。对健康计划的要求也变得越来越严格。合理的体重范围不再是超级健康的标准。

公共卫生政策专家告诉我们,政府和公司为塑造健康员工形象,选用的推广代言人都是些极端好形象,诸如超级健康的跑步者和身材苗条、肌肉发达的人,而不是那些形象“普通”的人。怎么会这样?相对健康的人会感觉他们是不合格的。他们看到那些形象代言人会说:“我是达不到那个标准的。”然后他们就会选择放弃。

与此同时,超级健康阶层诞生了。他们成为完美身材的标准,并批判那些达不到标准的人,营造出健身与工作能力之间有联系的一种假象。实验结果显示,一位体重超重的求职者相对于一位标准体重的求职者来说,不太容易得到正面评价,即便他们的履历完全相同。

那些人!

过度追求健康带来的伤害是双向的。超级健康的人会变得痴迷于健身,因为他们害怕一旦疏于努力就会沦为不健康群体。对他们来说,健康体魄就是职业成功的指标。

那些成功商业人士的身体都更健康吗?

他们希望你认为他们是这样的。我偶然发现一个明显的趋势:在过去20年里,在简历里提到他们身体状况的CEO人数呈大幅增长趋势。他们似乎认为如果你想成为一名领导者,就要展示出健康的体魄。CEO加入马拉松比赛的人数比过去提高了一倍。

你是说,他们开始跑马拉松比赛了。

也许吧。毫无疑问,他们越来越坚信,这是向世界展示他们的一种重要方式,而且他们可能希望手下员工也认同这点。

这太让人无法忍受了。我身体柔弱无力,但是我自认为是一名好员工!

我也认同目前的这些健康计划有压迫性。这是一种优势群体占领99%的资源的现象。道德判断并不是基于客观依据作出的。积极参与健康计划的人,反而是那些身体状况好的人,一如会吃新鲜食品的人更多地是那些常吃大量新鲜食物的人。我们从研究中发现,健康计划为那些高层员工提供了更多机会,然而那些往往能从中受益最多的初级职位员工和合同工却常常无法企及。

穿戴式科技会增强健康计划的压迫性吗?

这点很奇怪。人们会对“老大哥”(Big Brother)式的监控感到不安,而我们却花钱让别人来监视我们。我们花费上百元买罪犯被迫戴上的追踪手环。如果你自愿这么做,它对你的健康又有帮助,这可以说是件好事。但是如果公司想要强制使用这项技术,事情就变得复杂了,因为它完全打破了工作与生活之间的界线。突然间,我在闲暇时间是否去慢跑变成了公司追踪的事情。这的确是个灾难。

企业该如何合理推进公司健康计划?

我不是要完全推翻健康计划,这点我必须要说明。试着自问一下,我们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或者说,我们正在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首先,雇主须要问,我们真的需要健康计划吗?在某些情况下它是好的,只是提供健身设施之类的器材就足够了。再者,雇主应该对健康计划所能达成的目标现实一些。他们往往以为,健康计划会让公司内每个人都成功戒烟。这类不现实的目标最终会适得其反。

再次,你必须要有界限概念。利用科技手段监视员工工作之外的行为的确是个问题,而且越来越多证据表明,工作占据员工个人时间越多,员工工作效率就越低。最后,寻找那些能带来大变化的小改变。人们常常去投资诸如跑步机办公桌之类的设备,其实给员工提供多一些自然光、新鲜空气和新鲜水果能起到同样的作用。时青靖 | 译刘筱薇 | 校万艳 | 编辑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