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当海外扩张与组织使命相悖

培训讲师谈管理:当海外扩张与组织使命相悖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对海伦娜·巴伦西亚而言,迈阿密就是家乡。她在那里长大,形成对人的理解,从那里起步迈向更广阔的世界。她热爱这座城市的混合文化和充满活力的当地企业。事实上正是这份热爱促使她联合创办了一家世界知名的非营利组织Unamano。Unamano致力于帮助新兴市场中的创业企业。

不过在海伦娜看来,迈阿密却并非Unamano下一步要扩展的地区。另一位联合创办人、海伦娜的好友康莱德·阿比刚刚提出了向迈阿密拓展的建议。康莱德也来自迈阿密,他坚定认为故乡迈阿密符合他们的目标市场条件:失业率居高不下且不断攀升,收入鸿沟扩大,并且对早期创业者而言环境恶劣。迈阿密和麦德林、阿曼一样需要Unamano的帮助。

海伦娜想到自己的表弟吉列尔莫。吉列尔莫是一名工程师,不久前从迈阿密大学毕业后正在创业。他创业的进程举步维艰。虽然海伦娜很理解康莱德提出这一建议背后的种种理由,但她的直觉却反对这个想法。Unamano的使命是帮助新兴市场而非美国的创业者。一座美国城市不管有再多问题,总是能够自力更生的吧?

柯纳德的建议让董事会分裂成势均力敌的两派,一半人支持,另一半人则坚决反对。出于对朋友的尊重,海伦娜在会议上没有表态,却一直在思考:这个提议背离初衷太远了吗?Unamano的疆域应该扩大吗?

一个大胆想法

海伦娜出身于一个哥伦比亚人家庭,从小腼腆内向的她和家人住在迈阿密国际机场附近。高中毕业后她北上读书,在大学里了解到拉丁美洲的创业状况。这令她心绪难平:有雄心的创业者可以轻易拿到100美元的微型贷款,但除非你出身富贵,否则不可能借到相对大额的资金,也无法获得风险投资。

此后海伦娜便一直梦想创立一家非营利组织,寻找、指导、支持拉丁美洲的高潜力创业者,直到她进入法学院,才遇到了愿意帮她的人——同学康莱德。两人都来自迈阿密,加上共同的改变世界的渴望让两人走到一起。两人很快把海伦娜的想法付诸实施,建立起一个健全的组织。Unamano的目的并非筹集资金然后资助创业者,而是作为连接纽带,招募本地企业领袖帮助创业者。

由于机构的核心理念来自海伦娜,因此由她出任CEO。彼时,康莱德更多负责其他事务,无法担任高管职位,但同意帮忙参与董事会事务,他的想法、精力和无畏精神吸引了更多具有奉献精神的人加入,也带来了投资,对组织的成功功不可没。他曾建议Unamano把目标定为让受助企业的收入提升4倍。对于新兴市场初创企业而言,这一目标可谓大胆激进。

海伦娜意识到要想实现这一目标,Unamano必须审慎选择帮助对象,帮助最有前途的创业者。他们通过一系列陈述会、背景调查和面谈对候选人进行筛选。一旦成为Unamano支持的创业者(简称UE们),就能从当地经验丰富的顾问那里得到免费建议,引荐给当地和全球的导师和服务提供商,以及参加相关会议。成功的UE被期待成为下一代当地天使投资人和风险资本家。简而言之,Unamano致力于在创业荒原之地建立一个创业生态系统。

10年时间里组织发展迅速,从拉丁美洲扩展到中东和亚洲。它在12个国家有办公室,包括雅加达、迪拜。大约30人在纽约总部工作,另外250名员工分散在世界各地。UE们运作的业务每年带来总计60亿美元收入,雇用22.5万人。海伦娜已经作为创业精神的拥护者登上《福布斯》、《华尔街日报》以及《经济学人》杂志。虽然海伦娜工作地点在曼哈顿,但她经常出差,频繁在各地演讲。

海伦娜并没有忘记自己的根。大多数假期时间她都会回到迈阿密。康莱德在董事会演讲一周后的复活节里,她终于找了个时间和吉列尔莫聊聊。

海伦娜还记得她的表弟是个友善且富有活力的青年,她和姐妹们曾管他叫熊仔、小狗。他如今已是研究脱盐技术的博士后。在他看来,脱盐项目有助于解决南佛罗里达州的用水问题。他找到一个开明的化学企业主,对方提供实验室场地和一些财务支持。显然,尽管吉列尔莫生性外向,但他仍然更像是一个工程师而不是一个商人。他还没能找到新的导师或投资人。吉列尔莫因为无法接触到有经验的商界人士而壮志难酬。这一切被海伦娜看在眼里。

“Unamano能为我做点什么吗?”吉列尔莫从海伦娜父母的假日晚餐中起身离开时忧愁地问道。

海伦娜说她很抱歉,但这不可能。至少现在Unamano专注于拉丁美洲等新兴市场,没有美国业务。

“但这没道理啊,”吉列尔莫抗议道,“拉丁美洲的首都就是迈阿密!”

吉列尔莫说的有道理。迈阿密戴德郡66%的人口为西班牙裔,超过100万拉美人生活在这里。有些人因不正常的政府管制而流离失所,有些人则来这里寻找机会。这里本应成为创业的活跃区域:拥有很好的技术基础设施;大量介于25-44岁之间的人口,并且他们大多具有工程学或计算机科学的教育背景;同时还拥有庞大的消费者市场。

然而,吉列尔莫遭遇的困境却屡见不鲜。当地经济以旅游和房地产为基础,一直没有跳出这个范畴向医疗或生物科技等高增长领域拓展。创业成功的故事少之又少。虽然研发投资不断增长,但迈阿密的早期投资活动却逐渐偃旗息鼓。去年整个大迈阿密地区只有16家公司获得风险投资。

有创业雄心的人早早就意识到要想成功就得去纽约、波士顿或是西海岸。当年迈阿密帕尔梅托高中的学生代表、亚马逊掌门人杰夫·贝索斯,就是这股“逃离风潮”中的代表人物之一。由此产生的结果就是,迈阿密成为贫富差距巨大的典型例子,百万富翁比比皆是,与此同时大多数迈阿密人却在贫困线上挣扎。

海伦娜和康莱德的家庭便是这两类人群的代表。海伦娜的父亲在迈阿密市中心摆摊卖咖啡三明治;康莱德的父亲则是椰树林地区的房地产投资人,康莱德现在还住在那一带,运作着多家企业,其中包括一家石油开采企业和一家风险投资合伙企业。

处在富裕阶层的位置,康莱德眼中的迈阿密潜力无限。他觉得既然Unamano去年设定的战略目标是2020年以前在25个国家开始分支机构,为什么不考虑迈阿密呢?

迫切的需求

回纽约的飞机上,海伦娜回想着Unamano选择进行扩张的区域的基本原则:对正在发展中的初创企业而言,该区域很难获取发展所需的关键资源,诸如资金、人才以及导师;候选地点还应展现出前景,GDP健康向好;必须尊重产权、遵纪守法;有凝聚力的文化;稳定的中产阶层;良好的教育机构;相当多的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口;有一个当地商业核心领导群体,且他们愿意投身于帮助本地创业企业;一定水平的风险投资活跃度;来自该区域的“内拉力”,表现为对Unamano的需求,愿意给予运营资助;还需要本地商业领袖愿意在3年时间里奉献资金或时间。

迈阿密当然符合条件,当地一位知名媒体人已经提出提供300万美元来引入Unamano分支机构。不过,在迈阿密这样一个相对富裕的城市开设分支机构真的合理吗?迈阿密的收入中位数是大部分Unamano所在城市的10倍。而且即便迈阿密的创业者面临种种问题,不可否认的一点是美国在支持创业企业方面处于领先地位。

此外,海伦娜回想起了她的使命宣言:“通过支持高影响力的创业公司,改变发展中国家”。正是这一愿景吸引了资深社会创业家劳伦斯·梅尔乔加入Unamano董事会担任主席。劳伦斯在近期的董事会会议上对康莱德说:“‘2020年前发展到25’意味着25个发展中国家。我加入Unamano是为了带领它从一家有魅力的机构变为一家全球性的重要机构。这一过程意味着尽可能多地服务发展中国家。”

虽然那天他们都同意可以先搁置争论,但海伦娜知道下次开会时他们还会争执不休。

海伦娜用拉瓜迪亚机场的公用电话打给康莱德说:“有些董事会成员认为这会让整个机构脱离发展轨道。他们认为你只是偏爱自己的家乡。”

“是‘我们的’家乡。”康莱德语带调侃地说道。

“我只是觉得这件事没法实现,甚至我觉得这件事就不应该实现。如果我们现在分心在美国市场运作,怎么能在2020年前扩展到25个国家?这对我们的品牌意味着什么?”

“我们太过于关注国家了,”康莱德说,“我们都已经意识到一点:我们需要考虑的不是国家,而是城市。考量城市人口、城市经济、基于城市的创业生态系统。你看黎巴嫩:如果我们把国家看成一个整体,我们绝不会在那开设分支。我们看中的是贝鲁特这个城市。我们不应该被国家边界误导。”

“好吧,但是迈阿密在美国,美国城市怎么能跟贝鲁特一样呢?”

“欧洲经济不景气,我们考虑要不要在欧洲设立分支时也有过类似讨论,”康莱德说,“我们现在都认同这样做是对的。”

“没错,但那是希腊和意大利,这两个国家已经被高失业率、需求不振和货币问题折磨得不行了,迫切需要帮助。”

“迈阿密也迫切需要帮助。”康莱德说。

“没错,还有纽瓦克、布里奇波特、纽黑文也很迫切。如果我们扩张到迈阿密,到什么时候该停下呢?整个组织的使命会被稀释。”

“我不想在纽瓦克或是美国任何其他地方开设分支,” 康莱德说,“只在迈阿密。”

“那已有的分支机构呢?”海伦娜有点恼火,“黎巴嫩、沙特阿拉伯、巴西和阿根廷以及其他国家的常务董事都不会同意我们把资源投向美国,你永远无法获得董事会批准。一半董事坚决反对这个想法。”

“我知道有个人能改变他们的想法”,康莱德调侃的语气又出现了,“好了,海伦娜,相信我这一回吧!”熊静如 | 译 安健 | 校 万艳 | 编辑

威廉·萨尔曼是哈佛商学院1955级MBA班工商管理专业教席教授。拉玛纳·南达是哈佛商学院工商管理专业副教授。

案例研究教学笔记

威廉·萨尔曼在创业财务班用这个案例展开教学。

这个案例为什么会引起你的注意?

这个教学案例的原型是Endeavor Global,这个机构提出了一系列关于成功的创业企业如何行动的理念。这个案例的重点是讨论它的模型是否可以被应用在世界任何地方。

你的学生对这个案例作何反应?

大多数人都认为Endeavor应该坚持只做新兴市场,不要扩展到一个美国城市。也有些人看到这样做对组织及其使命的潜在益处。

你希望学生从中学到什么?

这个案例不可不提的一点是获取本地认可。Endeavor之所以成功是因为所有的当地社群领袖都认同创业精神。获取本地认可的过程不可能远距离完成。

来自HBR.org社区的一些建议

使命不应一成不变

组织应定期检讨对使命的表述,看组织是否能够继续坚持它诞生的初衷。如果使命已经成为组织达成目标的障碍,就必须作出改变。

穆罕默德·艾哈迈德 

美国韦恩·休伊曾加商务与创业学院DBA


需求是地区性的,而非全国性的

硅谷、纽约和波士顿的投资活动不会帮到迈阿密或是图森市的创业者。

阿尔然·图潘 

Impactioneers创始人


进军美国会破坏品牌

这一举措有损于Unamano在美国之外的品牌,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市场对任何重塑品牌的反应都很有可能破坏Unamano已经建立起来的品牌公信力。其他国家市场可能会逐渐认为Unamano的所有行动都是以美国利益为主导。

布莱尔·劳伦斯 

Sherritt International公司商业系统管理人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