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从农奴到智能计算——机器人简史

培训讲师谈管理:从农奴到智能计算——机器人简史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快,想象一个机器人,随便什么类型。

如果你喜欢看电影,你可能会想到最新影片《超能查派》(Chappie)中的机器人——一台被植入了人工智能芯片、道德上备受争议的机器人。如果你放眼工业领域,你会想到在生产线上按照设定程序安装零部件的机械手臂。如果你的地板脏了,你可以想象一下扫地机器人。

所有这些机器人的共同之处是什么?是什么使它们成为机器人?即便对于世界级的机器人专家来说,想要得出一个关于机器人的完整定义实际上也很困难。机器人的组合要素、职能和用途都存在着明显的不同。我们中的很多人都认为只要看到了机器人,就会知道它究竟是何物了。真的是这样吗?

至少对西方人来说,我们的文化中给机器人的定义主要来源于故事和电影,以及过去和现在现实生活中的机器人。但是,进一步探索机器人的定义是很有必要有价值的。让我们从robot这个词的来源说起。

在“robot ”这个词具有现今赋予的意思之前,该词指的是“强迫劳动”或“努力工作”。根据《牛津英语词典》的解释,robot 指中欧的农奴制(1848年奥地利帝国废除了该制度)。

1920年,捷克作家卡雷尔·恰佩克(Karel Capek)写了一部名为《罗素姆万能机器人》(Rossum’s Universal Robots)的戏剧,给robot 这个词创造了新含义。据了解,在《罗素姆万能机器人》中,恰佩克的机器人是由人工合成有机材料组装的大规模生产工人。该戏剧第一次对机器人进行了定义,反乌托邦的机器人科幻小说由此诞生。其后此类作品还有《终结者》(Terminator )和《太空堡垒卡拉狄加》(BattlestarGalactica)等。

一些研究小组正在努力制造《罗素姆万能机器人》中描述的高度智能的人形机器人,而现实生活中机器人的工作显然不会这么具有戏剧性。国际机器人协会(IFR)是找到接近真实状态机器人的最佳去处。他们将现今的机器人分成两个主要类别:工业机器人和服务机器人。

IFR将工业机器人定义为“自动控制的、可编程的多用途操作机器,它可以在三轴或三轴以上的空间内进行编程控制,且可以应用在固定或移动的各种工业场景中”。多年来,工业机器人扮演着真正机器人的角色。

第一个工业机器人于1959年安装在瑞典金属制品厂。它是一个重达2吨的连接驱动臂,由磁鼓上的程序进行控制,该机器人依靠液压驱动器来调整其在一组预先设定的连接角钢上的位置。其动作精准,但未必优雅。

到1973年,有 3000个工业机器人投入运行。而到2003年,工业机器人的数量已经达到了80万个。今天,有超过130万个工业机器人在包括汽车、电子、橡胶、塑料、化妆品、制药、食品和饮料在内的各行各业发挥作用。其市值达到了95亿美元。

在经济领域,工业机器人总是占有一席之地,但后来者——服务机器人也登上了舞台。根据IFR的定义,此类机器人是可以完成工业应用程序以外的各类工作的自动化机器。这意味着,服务机器人具有个性化和专业设置:工作时的远程监控机器人、手术室中的机器人、帮助学生学习编写代码的教育机器人、探索海洋的研究机器人已经帮助宇航员进行维修的太空机器人等等。

区别工业机器人和服务机器人是大有裨益的,因为此类区别超出了技术因素,是根据与人的关系和工作来对机器人进行界定。

结合工业机器人和服务机器人,我们可以为机器人概括出一个基本的定义:设计、制造和实施用于帮助人类执行任务或提供服务的人造系统。

该定义也与robot 一词的原始含义遥相呼应,因为机器人的确从事劳动和艰苦工作。但以前是体力劳动,如今我们也可以认为此类机器人不需要驱动四肢。

今天的很多工作是知识性工作,因此,应将机器人的定义扩展为包括认知计算在内的自动计算机程序,这表明IT系统可以进行感知、理解和行动。这包括预先设定程序的低端Twitter机器人和高端的IPSoft阿梅利亚人工智能系统。尽管如此,纵观这一领域,机器人执行的是基于规则的工作,并往往配置了诸如身份验证、安全审计、日志记录和异常处理等安全特征。

但是,即使这样广义层面的定义也要随着机器人的不断发展而不断演变。对于可能会比制造者更为强大、更加聪明的机器人,我们能够期待些什么呢?它们会一直仅仅为人类工作吗?这些问题让人联想到恰佩克提到的机器人叛变、雪莱的《弗兰肯斯坦》等等关于怪物和意想不到的灾难后果的著作。

工程师、科学家、作家、伦理学家和哲学家正在思考先进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的影响,这是有理可依的。即使真实的机器人不太可能很快就成为反乌托邦科幻小说中的人物,但其仍扰乱了经济领域,给人们的生活和工作方式造成了直接影响。

关于机器人未来的一些线索可能来自于“智能计算”的新兴领域。“智能计算”一词由美国科学促进协会(AAAS)在加州圣何塞近期召开的年会上提出。它起源于日本,这个国家对待机器人的文化态度不像西方国家那样紧张。

这个新兴领域主要关注调查人类与机器之间的伦理、法律和社会关系,开发能通过程序化智慧做出决定的机器,帮助人类做出更加明智的决策。在AAAS的研讨会上,来自日本和英国各个行业和大学的研究者对该方法的可能性和挑战进行了讨论。

虽然智能计算不会很快在西方世界盛行,但其对根据西方文化界定的机器人的定义进行了有趣修改。请想象一下:未来建造机器人时可能会纳入一种道德条款,限制机器人只能做允许的工作。当我们与这些技术、社会和伦理挑战与时俱进时,我们也必须对机器人的定义进行相应修改。(tournesols |译安健 |编辑)

H·詹姆士·威尔逊是埃森哲卓越绩效研究院信息技术和商业研究主管。本译文由译言网网友tournesols提供。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