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国际非盈利性组织的人力资源管理挑战

培训讲师谈管理:国际非盈利性组织的人力资源管理挑战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国际组织人力资源管理协会(AHRMIO)的57名会员分别来自联合国(UN)、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世界银行(World Bank)和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等各个国际组织。AHRMIO旨在提高在非盈利性国际组织中从事人力资源管理的人士的专业技能。协会常务副主席玛丽·简·彼得斯(Mary Jane Peters)、名誉会长罗杰·艾格斯顿(Roger Eggleston)参加了最近在沃顿商学院召开的第七届年会。他们接受了企业培训师吉宁博士的采访,谈到协会获得的成功和面临的重大挑战:成功措施包括推行父亲陪产假和有关性骚扰、基于能力的评估以及弹性工作实践的政策,挑战譬如缺乏有资历的年轻人来执行AMRMIO各会员组织的使命等。


企业培训师吉宁博士:您能谈谈AHRMIO[国际组织人力资源管理协会,Association for Human Resources Management in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吗?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组织?您是如何与各个国际组织进行合作的?


艾格斯顿:我先说说AHRMIO的历史吧。1996年,玛丽·简和我主持了一场主要由联合国各组织人力资源专员参加的大会。在这次大会上我们与所有人力资源专员进行了广泛的交流,并且决定建立某种形式的学习机制,为所有在国际性非盈利组织从事人力资源管理工作的人士提供交流的机会,因为他们的工作与一般的人力资源管理工作存在着不同之处,譬如,我们不受国内法律的管辖,所以具体某个国家发生的事件不会对我们产生影响。


我们认为完全有必要建立起一个“协会”,也就是我们所称的“机制”。2000年,AHRMIO成立并且开始顺利运作。目前该协会拥有57个组织机构会员,200多位个人会员。


协会每年召开年会,今年的年会就在沃顿召开,这是我们的第七次年会。我们开展了许多帮助职员发展的活动。协会的目标总的来说就是提高国际非盈利性组织人力资源管理专业人士的专业性。


企业培训师吉宁博士:您能举例谈谈57个组织机构会员的情况吗?


彼得斯:好的。联合国各组织机构都是我们的会员,包括联合国、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国人口基金、世界卫生组织、国际劳工组织、联合国粮农组织等所有联合国的组织机构,总共大概有29个左右。


除这些组织外,还有很多其他知名的国际非盈利性组织,譬如总部在巴黎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甚至还包括北约组织,旨在全球开展免疫接种项目的全球疫苗免疫联盟,世界贸易组织,世界银行等等。


企业培训师吉宁博士:也就是说几乎所有著名国际组织都是它的会员。


艾格斯顿:如果说还有遗漏的话,那就是NGO,即非政府组织,现在我们的会员也有一些NGO,但还不多,譬如这次参加会议的就有国际红十字会与红星月会,但我们希望今后有更多的NGO加入。


企业培训师吉宁博士:AHRMIO似乎与很多知名的国际组织都有合作,那么在与这些组织合作的过程中,您认为国际组织在领导力与人力资源管理方面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呢?


彼得斯:我很难概括所有57个组织机构会员的情况。但因为我过去曾在联合国工作,所以我可以谈谈联合国的情况。许多联合国组织的员工很快都将到退休年龄。某些组织中未来三至五年内即将退休的专业员工甚至超过半数。但据我所知这些组织中很少有人在认真思考接班人的问题。


所以这对于所有获得MBA学位的学生而言是个大好机会,因为这些组织中将会出现许多空缺职位。当然我们还必须保持机构的传统,这对于实现组织的使命而言至关重要。我们无法也没有试图管辖整个世界,我们只是向世界传播知识。所以我想组织的领导力面临的最大挑战应该是许多员工即将退休。


我怀疑许多国际组织现在都面临着这个问题,可能联合国艾滋病计划、全球疫苗免疫联盟等新成立的组织面临的压力要小些,因为这些组织成立的时间还不长,所以其员工的平均年龄也要小得多。


艾格斯顿:我想这些组织面临的挑战之一是,他们没有意识到未来全球争夺知识工人的人才战将会非常激烈,联合国各组织机构,或者我们谈到的绝大部分国际组织招聘人才基本上都非常容易。


这些组织在国际上享有盛誉,品牌形象非常出色。人才都是主动上门求职。所以他们在全球物色到合适的人才并不是很难。但将来寻觅人才会困难得多,我不知道他们是否已经开始实施专业化的招聘流程,并且懂得如何搜寻和获得最出色的人才。


他们现在还是非常,我不想用漫无目的这个词,但他们还是非常……只是坐等人才上门来求职,然后聘用他们。但其实求职的人是五花八门的,这样的求职信如雪片般涌来,而且并不一定是你需要的类型。


企业培训师吉宁博士:负责招聘的人在为这些即将空缺的职位寻找人选的时候应该注意些什么?


彼得斯:我想谈一个甚至写在联合国宪章以及绝大多数国际组织宪章中的问题,那就是全球普适性问题,又称为地理分布问题。从民族的角度而言,联合国各组织机构处理这个问题一直都非常出色。


但将来这个问题的难度要大得多,正如罗杰所言,虽然联合国的品牌在前60年塑造得非常好,但现在其他许多国际组织、发展援助机构和私营行业也有多元化的需求。他们希望自己的员工队伍象我们一样多元化。所以我们其实在争夺同样的人才,所有这些机构都对教育背景有着较高的要求。


这些国际组织对应聘者的学历要求一般都在硕士以上,有些经济学家和律师还拥有国际知名学术机构的博士学位。另外他们还必须掌握多种语言,多数情况下还要愿意服从调遣。鉴于现在双职家庭越来越多,所有国际组织的招聘工作都面临着挑战。


至少到目前为止这些组织还面临着这个挑战,特别是相对于妇女而言。这些组织在保持性别平衡方面也不及在地理分布上做的好。但双职家庭的问题对于年轻男性也很重要。现在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


艾格斯顿:我们必须跳出传统的框架来思考这个问题。多年以前当我刚加入世界卫生组织的时候,我们不雇用员工配偶(当时称为“妻子”),员工的男女朋友更是不在考虑之列。组织不允许雇用员工的配偶。当然现在一切都改变了;我们已经废除了所有这些愚蠢的规定。但鉴于双职家庭越来越多,未来我们必须考虑这个问题。


我们可以采取的行动之一就是和其他面临相同问题的组织联合起来。现在各种各样的国际组织很多,他们都面临着相同的问题。我们有着庞大的国际员工队伍,所以我们有机会和其他面临相似问题的组织机构合作 解决这个问题。


企业培训师吉宁博士:既然去私营公司工作可以赚更多的钱,为什么有人会愿意加入你们的组织呢?


彼得斯:有个名为未来工作论坛(Future Work Forum)的团体最近做了一些调研。至少从这些调研结果中可以发现一些非常令人吃惊的趋势,即现在的年轻一代对在国际组织工作很感兴趣。他们喜欢在世界各地任职并从这些工作中学到有价值的东西。


他们希望尽自己的能力造福整个世界,当然前提是真有什么国际组织可以造福整个世界的话……另外令人高兴的是,我们的国际组织对MBA学生的吸引力也越来越大,以前这些人只对金融行业感兴趣。我接待了越来越多的MBA学生,他们来询问如何才能为联合国这样的人道主义机构工作。


有时候在这些组织机构中工作是很不容易的,我不想隐瞒这个事实。以为联合国难民署、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或者世界粮食计划署工作为例,这些工作都是需要在世界各地奔走的,你可能永远没机会在自己的祖国工作,有的地方太过危险所以你也不能携带家眷。但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意识到这些组织的存在对于整个世界和他们自己的家庭的重要意义,所以他们非常向往在这些组织中工作。


企业培训师吉宁博士:您认为协会的各个组织机构会员是否已经意识到这场人才争夺战的严峻性呢?


艾格斯顿:我认为绝大多数的国际组织都没有认识到这场人才争夺战即将来临。你很难去告诉这些组织说,“以后争夺人才会非常困难。”因为他们会说,“不不不,一点儿都不难,我们从孟加拉收到了两万封应聘信,”或者说,“我们已经有2000个人来应聘。”我的意思是说,每个工作都会收到很多寄自印度的应聘信。我没有要冒犯谁的意思,但情况就是这样,这就是现实。


更大的挑战是筛选应聘简历,但这就是我前面讲的问题。这些组织还没有真正弄清楚他们需要什么样的人才,他们只是收到很多应聘简历而已。所以,我想他们还不明白今后应该招聘什么样的员工。1945年、1955年和1965年的时候招聘人才是不费吹灰之力的,那时候有许多才华横溢、西装革履的年轻人站在联合国等国际组织门口等候工作机会。但现在一切都已经改变,将来更加不会再重现昔日辉煌了。


彼得斯:另外由于薪资的变化,这些国际组织也必须承认,现在许多西方工业国的国际组织招聘人才越来越难。现在亚洲,还有所谓金砖四国[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的薪资涨幅也很大。


我认识的一个人在某个国际金融机构任职,他希望离开北美总部回到祖国巴西的分支机构工作,因为巴西的薪资水平更高。远离自己的专业,背井离乡一直在国外工作会受到诸多限制,所以有时候职员并不青睐这种外派机会,或者希望有朝一日能回到自己的祖国工作。如果不能认真地解决某些问题,我们可能就没办法留住人才。


企业培训师吉宁博士:我们一直在谈一些比较概括性的问题,当然这也很好,但您能举些具体的例子吗?在不点名的情况下具体谈谈什么是优秀的领导力?什么是比较欠缺的领导力?


艾格斯顿:我认为优秀的领导力就是指真正做到诚信、公平且能抵抗来自政府压力的领导力。但要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做到这些是非常困难的。


但我可以讲讲我亲眼所见的例子,这样的例子还不止一桩。我曾经为世界卫生组织的一个人工作过,这个人名叫雷奥·卡普里奥(Leo Caprio)。他现在已经过世了,我想他应该不会介意我把这件事告诉你。我清楚地记得那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当时意大利那不勒斯爆发了霍乱。当时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


意大利政府否认那不勒斯爆发了霍乱,但已有媒体消息开始传出,我们从WHO得知当地确实发生了霍乱。当然这对于意大利的旅游业和整个经济发展都将产生严重的影响。我记得清清楚楚,在一个星期五的下午,雷奥·卡普里奥告诉我们说,“我已经告诉意大利政府假如他们继续否认意大利的霍乱疫情,我将于星期一早晨或者星期日晚上公开宣布。”


他冒着失去乌纱帽的危险[已经发生了],而他在意大利也成了不受欢迎的人。当然意大利政府随后不得不在周末宣布那不勒斯的疫情。我认为他就是一个优秀的领导。现在这样的领导是越来越少了,更多的领导是只顾追求荣誉功勋和满足自己的狂妄野心。


许多领导人和政府都患有野心综合症,包括各国政府。许多我们都很熟悉的国家领导人都是野心勃勃。这对于将来的世界是个严重的问题,当然对于国际组织而言也是个严重的问题。


这些领导不是致力于发展组织机构的事业,而是尽力传达这样的信息,‘请注意我,看我是多么优秀睿智,我的竞选顾问怎样帮我进行宣传才是我的头等大事。’


彼得斯:我想我们可以帮助澄清一些事实,因为据我所知,我自己的母亲经常就弄不明白,她经常问我说,“你是在那个组织中代表我们国家吗?”我会告诉她,“不,妈妈。我是国际职员。”这就是这些国际组织的本质所在。我们在这些组织中的工作是服务于整个世界。


但这些组织无法脱离政治环境,所以摩擦碰撞难免存在。譬如联合国大会或者联合国安理会每天都会上演这样的场面。这样的紧张局面在所有国际组织都会发生,而相对于世界公民而言,这些组织所能遵守的唯一道德权威就是,组织职员在政治立场上是中性、公平且独立的,不听从任何会员所属国家的指令。


艾格斯顿:职员必须做到公平诚信,这点已经写进了国际组织的宪章中。国际联盟(League of Nations)就是因为缺乏公平性而土崩瓦解的。导致国际联盟失败的原因就是,它的职员是来自各个成员国,他们代表着各自所属的国家,而这个模式最终失败了。我们的模式到目前为止还算成功,我希望以后会继续成功。我们必须确保将来的职员遵守公平与诚信的原则。


企业培训师吉宁博士:罗杰,您提到诚信是领导力的核心组成因素,当然这是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定律。但就您刚才提到的这些国际组织的本质而言,您认为要成功领导这些国际组织需要具备怎样的素质?这些素质与在商界或者公司获得成功所需要的素质有何不同之处?


艾格斯顿: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但我认为没有什么不同之处。领导力是不按从事什么行业来划分的。我相信不论是学术机构的负责人,大公司的CEO还是国际组织的秘书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