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两个行业的故事:印度电力行业从电信公司的改革中学到了什么?

培训讲师谈管理:两个行业的故事:印度电力行业从电信公司的改革中学到了什么?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偶尔来到印度观光的旅客可能很难相信全球最热的经济故事就在这里上演,这个与中国一样常常被提到的经济发展热门国家。在印度随处可见陈旧破烂的机场、凹凸不平的道路和水泄不通的港口,各个大城市都遭受着灯光管制,尤其在电力需求猛增的夏季更是捉襟见肘。据政府的估计,印度在未来七八年中需要1500亿美元的资金才能将基础设施改造到标准水平。


波士顿咨询公司的专家指出,只要对道路、港口、电力设施和机场进行改造,印度今后几年可以轻而易举地将7%8%GDP年增长率提升至8%10%。(虽然收到基础设施的限制,但印度0506年度、0607年度以及迄今为止的GDP增长率已经超过8%)。波士顿咨询公司孟买分公司的董事哈什·瓦德翰(Harsh Vardhan)说,“基础设施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印度经济已经起飞,更好的基础设施不仅可以维持而且可以推动经济增长。”


迄今为止印度的基础设施改革之路一直充满坎坷:虽然电信等行业突然呈现出一片繁荣光景,并似乎在一夜之间实现了无缝改革,但能源等行业的改革却明显遭遇了失败。波士顿咨询公司与沃顿的专家认为,电力行业改革的失败以及电信行业的成功强调了外国投资与市场竞争在基础设施改革中所起的重要作用。


电力管制与盗电


印度基础设施最匮乏的行业莫过于电力行业。电力管制在印度的各大城镇中屡见不鲜,经济条件较好的家庭就自备柴油发电机来应急,较穷的人家就只能在黑暗和寂静中等待。印度电力行业的数据显示,到截止于331的财政年度中,印度的高峰电力需求比供给多11.6%,即高出10,500兆瓦左右。而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China Electricity Council)的统计指出,中国今年上半年的电力需求将比供给高出七亿千瓦小时。


沃顿麦克技术创新中心(Mack Center for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高级研究员莱维·阿龙(Ravi Aron)指出,昂贵且时常中断的电力供给迫使许多印度企业投资建立自用的发电厂。中国不到四分之一的制造企业用电依靠自给自足,而印度这样的企业大约要占五分之三。阿龙说,“这是企业资产负债表上额外的一项资本投资。建立自用电站的成本是非常昂贵的。”


印度电力行业的现代化改革之所以失败并非因为缺乏努力。相反,电力改革曾经是1991年发起的经济改革的核心组成部分。由于资金匮乏的限制,印度政府邀请国内及海外私营公司投资所谓的八大“快车道”项目。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美国安然公司(Enron)曾斥资28亿美元在印度西部马哈拉施特拉邦建立的达博尔电站(Dabhol)。


到九十年代后期,这种快车道模式已经形同鸡肋。绝大多数的项目都因资金不到位而无法完工。达博尔电站也因腐败与定价过高的系列纠纷而关闭,马哈拉施特拉邦的新政府拒绝履行这项由前任政府签订的合同。


达博尔电站的失败使印度政府为电力行业改革吸引外资的努力遭到沉重打击,让投资者觉得印度的局势动荡不安,不是适宜投资的地方。更重大的损失是,电站投资项目的失败为私营公司入主电力行业的国内问题染上了政治化的色彩,同时贪污腐败的风气也使改革进程变得乌烟瘴气。


波士顿咨询公司的瓦德翰说,“达博尔电站倒闭的阴影依旧沉沉地压在投资者心上。政府无法筹到改革需要的资金,所以需要私营公司的介入。但私营公司只有在保证投资回报和获得保障的情况下才会投资。印度政府必须保持政策的连贯并保证项目实施过程中的透明度。”


阿龙指出,“安然在印度的经历告诉外国投资者,印度国内选举产生的决策者是靠不住的。”波士顿咨询公司董事阿瑞丹姆·巴哈塔查杰(Arindam Bhattacharya)却认为,印度近年来的发电与配电监管制度已经比过去稳定,吸引的私人投资亦有所增加。


电力改革也没有遇上好时机。2000年和2001年爆发的美国加州电力危机改变了全球的电力行业版图。电力匮乏的现实也改变了人们的想法,即增长机遇并不只是存在于发展中国家,欧美等成熟市场同样也存在增长潜力。因为有了选择的余地,印度似乎突然就不再是投资者眼中的香饽饽。


印度政府所有的邦电力局(State Electricity Boards)是电力行业改革的根本症结所在。因为害怕惹怒势力强大的农民游说团体,邦政府总是以牺牲工业为代价来为农业支付巨额补贴。在印度旁遮普和安得拉等邦,承诺免费向农民供电已经成为标准的竞选口号。而且由于政治庇护盛行,绝大多数的邦电力局都长期存在人员过剩的问题。


盗电也是造成电力问题的主要因素:普通居民将私宅或者私企电路接入公用电网已是司空见惯,或者是走向贪赃枉法的邦电力局员工行贿这条路。19922002年间,印度有四成的电力遭到盗窃。分析师根据最新的统计数字估计,截止于2004331的财政年度中,邦电力局的损失达47亿美元,几乎占GDP1%


苏尼拉·卡勒(Sunila Kale)是宾夕法尼亚大学印度高级研究中心(Center for the Advanced Study of India)的研究专员。她认为是政治因素和联邦主义阻碍了电力改革的步伐。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正是由于电力在人们日常生活中的重要地位才使得改革更加难以推行。她说,“电力改革已经成为充满争议的政治问题。无论是农业、工业还是其它任何活动都离不开电力。”另外,她说印度与中国不同,印度没有实行政治集中制。“中国拥有否决权的人比印度更少。”


印度自1997年就开始解决邦电力局的问题,在世界银行的鼓励下采取将发电、输电与配电分离的战略。制定该战略的假设是:市场将会形成纪律,激励私营配电公司制止盗电和停止腐败。与此同时,没有政治压力的独立监管当局可以更加合理地定价,以在保证公司盈利的同时保护用户的利益。


然而改革进程始终停滞不前。因不愿惹恼势力强大的农民游说团体和拆散小心培养的庇护网络,邦政府对于改革的态度非常冷淡。2003年,新德里不得不出台一项新法规,给予联邦政府更大的改革权利。据卡勒估计,自那以后28个邦政府中有24个设立了独立的监管机构,20个邦政府或者已将邦电力局解散,或者正在解散的过程中。印度政府最近通过价格竞标启动了一系列超大型电力项目(Ultra Mega Power Projects),该项目已在私营公司中引起强烈反响。目前有两个项目已经完成竞标,中标者承诺将制定极具竞争力的发电费率。此大型项目的启动也表明印度的政策框架正在起到稳定军心的作用。


电信业改革


印度的电信行业改革遭遇到许多与电力行业相同的困难。新加坡国立大学南亚研究所客座研究员拉胡尔·穆克赫吉(Rahul Mukherji)指出,改革伊始电信行业也是完全受效率低下的政府垄断企业控制,亟需竞争,以及私人和外国资本的大量注入来提高效率。1991年改革刚刚开始的时候,电话在印度还属于高档的奢侈品,装电话可能需要等上数年的时间。直到1995年,也就是推行自由化的四年后,也只有1%的印度人拥有电话,印尼是2%,中国是4%,泰国是8%


尽管电信改革的启动晚于电力改革,但电信改革却要成功得多。20002005年间,印度新增固话线路1800万线,移动用户数将近7300万户。电信密度的增长超过三倍,达到11.5%,城市地区已经达到34.7%。新加坡电信(Singapore Telecommunications)、英国沃达丰公司(Vodafone)等外国企业,以及RelianceTata Group等印度大企业已为印度电信事业投资数十亿美元。单2005年一年印度电信行业吸引的外国直接投资(FDI)就达25亿美元。电信行业的急速发展也动摇了整个行业布局。巴蒂电信(Bharti Telecom)的苏尼尔·米塔尔(Sunil Mittal)估计身家为69亿美元,是目前全球最富裕的印度人之一。


那么推动电信改革如此顺利进行的原因是什么呢?自相矛盾的是,电信改革顺利进行是因为电话被视为奢侈品而电力在人们眼中是生活必需品。也就是说从来没有政治压力迫使有关当局人为地压低电话费率。穆克赫吉说,“大多数印度人并不认为电信服务是理所应得的。”


而且电信行业需要捍卫的即得利益要少于电力行业。大型国有电力公司也曾努力推行改革,但他们却没有办法撼动邦电力局的政治势力。政府得以在电信行业成立相对有权和有效的监管机构来平衡国有企业、外国投资者、国内私人投资者和消费者之间的利益。尽管电信行业也面临常见的徇私和特别政策决定的指责,但总的来说监管机构还是遵循了吸引私人投资和引入竞争的基本准则。


第三,电信决策权全权掌握在新德里联邦政府手中,而电力行业的许多重大政策决定却是由印度的28个邦自行做出的。只要联邦政府支持电信改革,各邦政客就几乎没有办法兴风作浪。瓦德翰说,“电信行业改革不会影响选民的忠诚。与电力行业相比,政治意愿在电信改革中所起的作用较为有限。而且,通常全权由联邦政府掌控的事情都会进展得更加顺利。”


九十年代末期也恰逢印度软件行业蓬勃发展、外包业务开始展露头脚。这些行业虽然年轻,但却因为显赫的威望而拥有极大的影响力。在印度国家软件与服务公司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oftware and Service Companies)等行业团体的推动下,新德里的官员与政客迅速意识到假如电信行业的服务不稳定或者定价过高,就可能给软件与外包这两大出口型行业造成灾难性的打击,于是他们开始着手解决问题。


另外,电信改革进程是受国内因素的影响驱动,而电力改革却被视为是世界银行安排的日程,所以进展显得更为艰难。但这点并不是十分显而易见。


展望未来


电信行业的未来充满希望。据印度电信监管机构估计,2005年印度平均每月新增固定电话线33.8万线和230万部移动电话。用户也无需等上很长的时间安装电话。


沃顿的阿龙说,“电信改革还有很多事要做,但与电力、港口和道路改造相比,一出有着快乐结局的传奇故事已经上演。”


电力改革还需继续努力才能实现电信行业取得的辉煌。虽然建立自备电站需要资金投入,但却可以帮助企业克服困难。最近超大型电厂项目的顺利推行表明,政策框架最终也将到位。波士顿咨询公司的瓦德翰依旧对电力改革保持谨慎乐观。他说,“许多企业都有兴趣在印度投资。印度市场正在增长,供需之间存在着巨大差距。”


补充报道:印度基础设施改革将走向何方?


电信与电力行业代表着印度基础设施改革的两个方向,一个是增长迅速,产品物美价廉,另一个却在苦苦挣扎,艰难填补日益增长的需求与捉襟见肘的供给之间的差距,同时还面临着质量问题。其他的基础设施,譬如道路、港口和机场,情况就更加复杂。但绝大多数的基础设施仍旧远远低于平均水平。以上海为例,机场至市区的超现代化磁悬浮列车线路全长19英里,耗时八分钟。而在印度的商业中心孟买,机场至市区的公路全长12英里,路面状况拥挤不堪,有些路段还散落着许多简陋棚屋,整个旅程常常要耗时90分钟。


哈什·瓦德翰说,“基础设施建设不仅对经济发展而且对人们的认知也起着重要作用。”


印度正在雄心勃勃地推行基础设施改造。工人们正在铺设数千英里的柏油马路,并且不顾反对地兴建了许多新型港口和机场。纽约标准普尔公司分析师乔伊迪普·穆克赫吉(Joydeep Mukherji)说,人们的态度切实发生了变化。十年前人们就在讨论基础设施改造,但却不知道该从哪里入手。现在蓝图已经制定,剩下的就是实施。私有化、外国资本和专业技能是电信改革的核心驱动因素。


<SPAN style="FONT-SIZE: 10pt; mso-ascii-fo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