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恹恹不振数载,疫苗产业终于被注入强心针

培训讲师谈管理:恹恹不振数载,疫苗产业终于被注入强心针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鉴于去年流感疫苗严重匮乏,对禽流感爆发的担忧,以及针对癌症等新市场的疫苗开发需求,疫苗接种在历经数载冷遇后,终于又重新引起制药商和联邦政府的关注。


但沃顿商学院的教授与行业专家指出,疫苗的销售规模仅有90亿美元,在整个制药市场上所占的份额仍然很小(不到全球制药行业的3%)。疫苗生产商的负债问题尚未得到解决,公共健康机构购买疫苗的价格也很低。


尽管障碍依然存在,但全球许多顶级制药公司都在增加对疫苗市场的投入。新型儿童疫苗普福纳(多价共轭肺炎球菌疫苗)的制造商惠氏制药有限公司(Wyeth Pharmaceuticals)已在爱尔兰建立了新的研究与制造工厂。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买下一座宾州疫苗生产厂(惠氏曾经在此地制造流感疫苗),同时出价14亿美元竞购加拿大流感疫苗生产公司ID Biomedical。诺华公司(Novartis)欲获得加州疫苗生产商凯龙公司(Chiron Corp.)的控股股权。默克公司(Merck & Co.)即将把子宫颈癌疫苗送往监管当局审理,该疫苗对预防子宫颈癌的效果卓著。全球最大的疫苗制造商塞诺非巴斯特公司(Sanofi-Pasteur)与美国政府签订了大约2亿美元的合约,增加流感疫苗的生产和试验新技术以提高疫苗生产的效率。


位于马萨诸塞州弗莱明翰(Framingham)的生命科学研究机构(Life Science Insights)的研究副总裁斯科特·伦德斯多姆(Scott Lundstrom)认为,对疫苗重燃兴趣标志着该行业有大幅回升的趋势。他说,“任何行业的发展都有其自身的生命周期,疫苗过去一段时间是暂时处于休眠状态,而现在制药公司确实正在大力改变和重塑我们对疫苗的看法。”


开展新疫苗研发背后的原因很多,其中最迫切的或许要数对全球可能爆发禽流感的担忧。有媒体报道指出,禽流感可能导致200万至1亿不等的人口死亡。而在所有大型制药企业中,塞诺非安万特公司(Sanofi-Aventis)研发禽流感疫苗的技术最为先进。该公司已经开始在临床试验中使用抗H5N1型禽流感病毒的疫苗。


巴黎纳贝(Natexis Bleichroeder)经纪公司分析师杰罗米·伯顿(Jerome Berton)指出,塞诺非巴斯特拥有全球55%的流感疫苗生产能力,但还不足以预防流感在全球爆发。伯顿说,“这确实是个全球性的问题,也是国际性的健康问题。研制流感疫苗的公司都说,这个问题涉及的不是钱,而是人,全人类。政府必须尽其所能保护人民,预防流感的大规模爆发。


伯顿说,如果要预防流感的大规模爆发,政府就需要以低价向制药商购买大量疫苗。他还预计政府为满足需求,将暂时停止专利保护,允许竞争公司生产他人发明的疫苗。此外,美国共和党参议院为推动疫苗生产已草拟法案,给予制药公司10亿美元,鼓励他们研制预防生化恐怖袭击和传染病的疫苗。


制药业的泥潭


直至不久前,疫苗研制在制药行业中还曾经陷入泥潭困境,各制药公司视疫苗生产为高风险商品业务,纷纷从该市场中抽身而退。沃顿医疗保健系统学教授帕特里西亚·丹泽(Patricia Danzon)说,1967年,美国市场有26家疫苗生产公司;到2002年还剩下12家。其中五家生产常规儿童疫苗,目前推荐使用的八种儿科疫苗中有五种是来自于单一供应商。


丹泽关于该主题的研究报告已在同行阅读的期刊《健康事务》(Health Affairs)中发表。她以默克公司正在开发的新型抗子宫颈癌疫苗Gardisil为例,说明为新市场开发的疫苗可以从政府和私人保险商手中攫取优厚的利润。葛兰素史克也有20种新型疫苗正在开发过程中,包括抗链球菌、脑膜炎和轮状病毒的疫苗。她说,“过去疫苗开发主要针对儿童,但现在越来越多的疫苗研发是针对青壮年,甚至针对成人,譬如抗癌疫苗。医疗系统对待疫苗的看法确实需要调整,以适应这些新产品的需要。”


丹泽的研究由沃顿里奥纳多·戴维斯健康经济学学院(Leonard David Institute of Health Economics)和默克公司基金会(Merck Company Foundation)提供赞助,其研究结果显示,美国的疫苗市场可能会出现短缺。“这个市场的规模相对较小,所以客户倾向于选择最好的生产商,最后就出了单一供应商的局面。”


一旦供应商出现问题或者减少生产,市场就会出现短缺。譬如,自英国当局出于对质量控制的考虑下令凯龙工厂停产后,美国去年的流感疫苗供应就出现短缺。丹泽说,“我们不只要找到更好的办法资助疫苗研制和扩大保险覆盖范围,还必须意识到作为政策管理者,我们要面临市场上只有单一或者少数供应商的情况。我们需要建立机制,尽可能多的储备疫苗,同时制定后备制度,在需要的时候将疫苗投放市场。”


沃顿医疗保健系统教授马克·保利(Mark Pauly )对疫苗市场进行了研究,并撰写2003药物研究中心报告,指出政府常常下令保护疫苗生产,但并没有注入足够的资金鼓励公司研制新产品或者维持生产。保利说,“倘若政府想要[保护]疫苗生产,那就应该勇敢地面对困境并为之付出代价。关键是这些疫苗被视为是公众福利,资助疫苗研制和生产是政府的义务。”


丹泽对此表示同意。她说,“疫苗应当被视为正常医疗保健系统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并且将其纳入保险范围,因为它们可以有效削减成本。”


保利还说,政界对药物研究中心报告“三缄其口”。保险公司也对接受政府补贴实施指令项目不甚热心,因为他们担心最后只剩下指令,补贴却不见踪影。“眼下这三方之间还完全没有信任。”


而这种不信任由于政府扬言在需求上升时削减药物价格而有所加深。2001年炭疽病毒袭击美国邮包事件发生时,政府曾对环丙沙星(Cipro)实施降价策略。保利强调说,“我认为相关各方应该协力制定更加完善的计划。现在大家都口头表示要更好地进行规划,但我还没有看到任何实际行动。”


他主张建立一套制度,向疫苗生产商提供政府定价保证,鼓励他们继续生产疫苗,尤其是流感疫苗。由于流感疫苗是根据当年预计爆发最广的流感病毒流行株配制生产,所以流感疫苗市场特别复杂多变。疫苗一旦失效,库存也就毫无意义。


他建议政府部门制定基准价格。制药公司采用该价格后,在药品出现短缺时不得有涨价行为。同时,有关当局可以出台延长专利期限等优惠措施来弥补差价损失和避免暂时的供应不足。“但是没有人真正付诸行动制定这样的制度。”


灭顶之灾的风险


沃顿医疗保健制度教授斯科特·哈灵顿(Scott Harrington)指出,患者起诉疫苗损害病人健康是制药商对疫苗生产慎之又慎的另一大原因。由于疫苗可能会被数百万病患使用,所以只要有一例生产商败诉的情况发生,就可能会毁掉一家公司。而且疫苗有可能被大面积人群接种,一旦出现任何差错,公司就会遭遇灭顶之灾。正因为如此,制药公司才在某些疫苗的研发、生产以及营销上望而却步。


1986年,美国国会制定“疫苗损害赔偿计划”(VICP),向因接种常规疫苗致伤或死亡的儿童支付赔偿金。该计划的设计初衷是减少和限制疫苗生产商承担的责任。但哈灵顿说,律师仍然依据制定VICP计划的立法中规定的“选择退出”条款来起诉疫苗生产公司。


哈灵顿还指出,疫苗生产商面临的最大障碍是承担的风险与得到的回报不成比例,因为多数产品都被政府和人道主义组织等公共健康机构批量采购。这些大买家可以通过谈判获得低价。他说,“在美国,超过半数的儿童疫苗由政府买单,而疫苗生产商或多或少都被迫以极低的价格出售。他们恐怕很难在价格过低的情况下放心开展研发。”


沃顿医疗保险制度教授盖·戴维(Guy David)指出,疫苗市场上的需求对保持疫苗生产行业的活力至关重要。“即使已经成功开发出安全的疫苗,我们也需向大家宣传,让他们了解疫苗的益处并掏钱购买,同时鼓励生产商供货。”


戴维还指出,近年来的疫苗短缺或许还与美国食品药物监督管理局(FDA)加大对疫苗生产厂的审核力度有关。“FDA的态度越严肃,疫苗短缺的现象就越严重。”


丹泽在疫苗研究报告中指出,过去二十多年来惠氏一直为美国市场提供流感疫苗,但在200010月,公司却因生产违规而被处以3000万美元的罚款,且在整改前每日罚款1.5万美元。200211月,惠氏宣布退出流感疫苗市场,之后仅有两家公司继续生产注射型流感疫苗。


戴维说,政府在疫苗市场扮演的角色不可小觑。那些声称市场机制在疫苗市场里遭遇挫败的说法并不正确。“我们确实有私营公司出售疫苗,但这也并不意味着疫苗市场将成为自由市场。这一行业的生产仍然是在最严格的监管之下进行的。”


戴维认为,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