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PE业现“双GP”模式加速嬗变:LP介入部分基金管理

培训讲师谈管理:PE业现“双GP”模式加速嬗变:LP介入部分基金管理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3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本月初,达晨刚刚获得了清科评选的“2012年中国创业投资机构50强”第一名。尽管如此,达晨合伙人、高级副总裁邵红霞今年还是感觉到了LP们盯得更紧的目光。

“资本市场冷淡,LP变得更加敏感了,他们对项目的投后管理、项目上市解禁后的退出都会很关注。有时,对项目公司的短期波动会特别紧张,对一些没达到预期收益的项目也会特别纠结。”邵红霞近日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

事实上,除了“敏感”,现在随着二级市场上市退出更难、投资回报更低,LP和GP的关系也发生了新变化,自从三年前,温州首家民间PE———温州东海创业投资有限合伙企业短短数月出现GP被控制到被取代,黯然退出资本市场之后,近来南都记者在采访中了解,投资圈又开始有LP强势介入管理,基金出现了“双GP”模式。

“双GP”非常态

关于LP和GP,投资圈有个形象的比喻,说出资方的LP是“老婆”的拼音简称,在有钱的LP面前,GP普遍都是“妻管严”。

关于“双GP”模式,“我的确听闻过这种事,但不好的事大家也不会讲太多。我只能肯定地说,我们一直遵循最传统的GP-LP合作方式,基金的管理很平稳,从没有出现LP介入基金管理的情况。”邵红霞告诉南都记者,有些基金早前为了募资,确实有对LP做妥协的现象,如采取出资额大的LP派驻代表进入投资决策委员会并拥有一票否决权,甚至让步到由LP把控项目,这种LP、GP相互妥协之下的契约,行业里一直都存在。“不过,我认为这不会成为此行业的常态或主流。”

高原资本董事总经理涂鸿川所了解的,是一些新的小PE进入到了难过的日子。

他对南都记者说,当下市场环境差,有的基金LP要求撤资,如果投进来没办法撤的话,大LP就希望参与到基金管理中来,否则就不再投了。“这个问题不是发生在两家三家,很普遍。尤其是一些成立两三年的小基金,是家常便饭。”他表示,LP介入基金管理在高原没有发生过,在行内成熟基金里也甚少听闻。

相信眼见为实的纪源资本合伙人符绩勋也说得很直接,“在我的圈子里,没有直接看到LP进入基金管理的事。”但是,他感受到了LP们的新变化:美元基金近来融资难度加大,之前预期做5亿美金的现在可能打个半折,融资周期拉长,原来3个月融到了,目前要一年;人民币基金这块,的确有LP集体不再放钱了,一个基金原本是10亿规模,前期能到位两三个亿,后面的钱就要不到了。

此外,接受南都记者采访的GP们,他们除了强调自家基金没有出现LP介入基金的问题,还有一个普遍的看法:LP深度参与基金的现象,更多来自人民币基金。

戈壁创投人民币基金合伙人蒋涛的意见很有代表性。他对南都记者说,国外LP之所以乐当甩手掌柜,也经过了很长成熟期,背后有一整套法律体系的支撑与监管,国内LP成熟尚待时日。“关键是心态。”他说,美元基金的周期一般长达十年八年,以机构为多,人民币基金可能只有三四年,个人LP居多,投了两三年没见回报,LP就着急,有点急功近利。

“新GP”不受欢迎

如果介入基金管理,LP会否是一个受欢迎的客人?

对此,蒋涛回答得非常干脆,“至少在我看来,肯定不是一件好事。”

他说,人民币基金里LP不少是做实业出身,做基金的LP只是一种投资,但作为企业家,重心应该放在现有企业管理上,不是花费大量时间对当初因信任才选择的GP指手画脚。此外,对基金而言,并非依靠某个LP的钱才成立的,即便你出资占比到60%,要介入到基金管理中,其他的LP们怎么办?“大多数LP之所以愿意投钱,相信的是最初的GP,不是半路杀出的一个新GP。”

投资人们对LP于投资上的专业性也存有怀疑。

曾被视为“中国证券教父”、现身为东方汇富创业投资公司的董事长的阚治东,旗下基金专注的是新能源、先进制造业等领域,他也向南都记者坦承“害怕”做实业的LP直接管基金。“做房地产的只知道地产挣钱,不认为制造业、新能源挣钱,对项目产生会有严重分歧,这还怎么投?”

当然,还有来自心态上的问题。

邵红霞看到的是LP在逐利性上可能存在的弊端,使得其不适合扮演GP的角色。

她说GP看项目,看得更多的是项目未来是否具有成长性,退出渠道有哪些可能,如果LP介入基金管理,强调利益的特点让她更注重的是眼前利益,且过多的干预会影响GP投资方向、策略和心态。

应该说,对绝大多数GP来说,LP介入基金管理都不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

事实上,LP之所以成为不受欢迎的“新GP”,在创投界早有LP变GP最终导致基金分崩离析的前车之鉴。

比如,深圳一家知名PE,几年前第一期基金进行融资进入了七八家地产背景的LP,由于出资额大,LP坐在投委会上有一票否决权。无奈投资项目时,LP和GP的意见分歧大,合作没办法开展投资。后来,LP直接不出资了,原本约定的近10亿元也缩水了一半,项目进展大受影响。

在圈内更为极端的一个案例是被媒体披露过的温州首家民间PE,温州东海创业投资有限合伙企业。它的故事被众多业内人熟知,其LP本是出资人角色,短短数月里竟完成了从控制GP到取代GP的变革,直到东海创投被封盘,进而黯然退出资本市场,令人唏嘘不已。

标签: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